中国智能睡眠产业高峰论坛:谁是下一个Sleep Number?

导读:
在“中国智能睡眠产业高峰论坛”,10大品牌代表以及来自学界、物联网平台及家装消费平台的代表,共同探讨智能睡眠产业的热点话题。
5G时代加速到来,智能家居正在走入千家万户。在千亿睡眠市场,“智能”也成为产业发展的下一个高地。CIFF中国家博会(广州)联手今日家具,顺应智能家居和智能睡眠大趋势,共同举办“智领未来·2021中国智能睡眠展”。

论坛现场

在“中国智能睡眠产业高峰论坛”,10大品牌代表以及来自学界、物联网平台及家装消费平台的代表,共同探讨智能睡眠产业的热点话题。本文精选上半场论坛对话集锦。

智能睡眠展现场

上半场对话嘉宾:

复旦大学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导 邹卓

爱梦集团产品研发与客服中心总监 程学军

喜临门研发中心副总经理  方永

芝华仕五星智能床总经理 胡锐

华生Myside董事长助理兼国际事务部负责人 沈力颖

Sleepace享睡CEO 黄锦锋

住小帮用户产品运营总监 范筱

智能睡眠展品牌

话题1:相比欧美来说,中国的智能睡眠市场处在什么样的阶段,它的爆发还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住小帮用户产品运营总监 范筱:

目前看到线上用户对睡眠质量本身的关注非常多,但是从消费者的年龄看,我们发现46岁以上的人才想着要关注这件事,70%以上的年轻人(年龄24到40岁之间)都在浏览“睡眠”相关的关键词,但这部分消费主力人群对于“智能睡眠”还很陌生。为了催发市场,建议家居、家电领域的企业在短视频平台建立自己的经营阵地,给消费者普及相智能睡眠的相关产品和先进的健康理念。

范 筱

爱梦集团产品研发与客服中心总监 程学军:

在欧美市场,智能调节床其实已经深入人心,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在中国市场,爱梦集团旗下的舒达和金可儿也分别推出了智能床产品。我们一直在关注中国消费者的变化,十年前中国的消费主力可能是60、70后,对于新兴的产品可能接受度不高。

而这两年我们推出智能床相关产品后很快获得消费者认可,比如舒达的iComfort系列,以及这次智能睡眠展首次亮相的金可儿ibed,表明中国的智能家居产业已经进入到快速发展的阶段。希望此次展会能够引领智能睡眠产品进入快车道,我们也希望在高端智能睡眠领域引领中国市场的发展。
延伸阅读:中国智能睡眠产业高峰论坛:床垫企业转型智能,要走过哪些坑?

程学军

喜临门研发中心副总经理 方永:

智能睡眠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我这里特指从睡眠监测开始,发现问题到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喜临门是从2014年开始研究智能睡眠,这么多年也有一些积累和沉淀。从刚开始仅仅是发现问题,能监测就叫智能,到现在发现问题以后帮助消费者解决问题。

我们先从一个最小的问题解决,比如床垫的支撑、调节、舒适度等,逐渐再跟涂鸦等合作伙伴联合来解决睡眠环境的问题,逐渐从解决小问题到大问题的闭环。从技术的成熟度来讲,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从刚开始的萌芽期大家可能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我们可以称之为“泡沫”,到现在我判断泡沫的底部已经过了,应该属于第三个阶段,就是到了“光明期”,需求量会慢慢爬坡。从今天展会的情况来看,真正量产的高峰期将在一两年内到达,这是我的一些理解和判断。

方 永

复旦大学教授、博导 邹卓

对于消费者来说,买床垫是要解决睡好的问题,这是第一首要的。消费者有时会迷茫,我花了5倍的钱可能仅仅将体验感提高了10%。那么如何获得更好的体验?如喜临门方总所说,形成了睡眠解决方案的闭环才是最好的。

第二,我们和欧美相比处于什么样的阶段?首先我觉得在技术的导入上比欧美走的快,像现在涂鸦在高速发展,集成可以做得很快。但是走在前面又面临一个挑战——怎么走出去?我觉得海外市场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

另外,现在年轻人的睡眠问题比中年人要大,但是为什么在46岁以上才关注,我觉得有一定原因就是房价高了,很多人30多岁还没买房子,买一个很贵的床垫怎么办?床垫是否能更好地移走,或者智能和床是分离还是高度结合?这些都是要考虑的问题。

邹 卓

芝华仕五星智能床总经理 胡锐:

可能大家听到芝华仕都会想到沙发,因为我们的功能沙发在国内做得很好,在全美也是排名前三的功能沙发品牌。为什么我们会从2016年起做智能床系列?因为我们觉得智能床市场未来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中国正处在一个萌芽期。我们去参加美国家具展会,10张床可能有4~6张都是智能床。智能床在美国消费者当中的普及率是40%左右,但是在中国可能不到1%,而中国的人口基数是美国的三到四倍,这个市场空间巨大。

为什么我们单独把智能床作为一个品类来推?现在大家已经都在关注,从去年开始参展的智能床品牌就很多。当所有的卖场、每个专卖店里都有智能床,当线上线下都在引导智能睡眠的观念,这个市场一定会爆发起来。我们觉得未来3到5年会迎来一个爆发期,这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胡 锐

华生My Side董事长助理 国际事务部负责人 沈力颖:

My Side是一个美国品牌,我们依托一套由斯坦福大学博士构建的测试系统,涵盖人体的4种维度、18种变量、1000次计算、1400万人体睡眠数据库。也就是说,我们做智能睡眠是回归到用户需求和痛点的分析本身上,先做需求辨别,再做诊断,最后得出一个方案,帮助用户在5分钟内挑选最适合,的床,这是我们核心的领域和技术。

对于中国市场的爆发,其实今天也看到很多其他品牌做了很多不同系列的延展,有物联、有打通语音娱乐功能、有数据监测,我觉得都很棒,但是我们做智能睡眠,还是基于睡眠本身,比如我们穿鞋,是否帮助健身是改善性功能,而是否合适自己则是基础性功能,我觉得先把基础性功能做好,然后再去延伸它的更多功能。

沈力颖

Sleepace享睡CEO 黄锦锋:

智能睡眠在欧美得到快速发展依赖于两个原因,一是整体民众的健康意识强烈很多,另外就是整体的睡眠解决方案的呈现是相对完善的,在美国经常能看到很多的睡眠训练机构和相互服务。

回到中国市场,我认为一个东西爆发需要几个条件,我们称之为天时地利人和。智能睡眠的爆发需要几个因素,第一个就是民众意识的增强,经过2014年智能硬件、智能手环逐步火热,中国民众对于睡眠的意识改善了许多,大家对于睡眠的投入应该达到2000块钱以上;

第二是流量资费的降低,以前我们的信息资费很贵的时候考虑不到这方面;

第三方面我认为应该是智能化成本的降低,至少在过去两三年里,随着智能硬件的发展,很多智能化的解决方案成本降低非常多,相对于传统成本来说占的比例会越来越少;

第四方面最重要的一点,我认为就是解决方案的完善,其实睡不好有很多方面的因素,生理、心理、环境和白天的习惯,真正要解决一个人的睡眠问题需要多方面来配合,比如心理的、生理的,环境包括声、光、寝居的舒适度都需要相对完善和配合。今天看来我认为智能睡眠已经达到爆发的时期,未来两年应该是智能睡眠高速发展的阶段。
延伸阅读:

黄锦锋

话题2: Sleep Number市值近200亿,给智能睡眠市场很大信心。未来中国会出现这样的巨头吗?会是哪类公司?

爱梦集团产品研发与客服中心总监 程学军:

我们分析美国的床垫消费市场跟中国发展过程很不一样。传统床垫目前依然是大多数人美国人的选择。但当一项可以调节床垫软硬度、改善睡眠环境的技术出现的时候,它成为非常新型的产品,更有话题感。加上美国有超过三千家的专业寝具零售渠道,Sleep Number也在非常快速地扩张渠道,已经有六百多家门店,所以是它的销售规模是有市场基础的。另外,对于智能睡眠的研究也是它的优势,并能够通过渠道变现。因此并不是说有很好的想法就可以变现,需要很好的市场布局和真正能够打动消费者的东西才可以。

爱梦集团立足中国市场,在研发智能系列的时候会从各个角度考量这些问题。第一个是睡眠科学,每个品牌要成功,一定要在理论上、锚点上正确。全球分为很多的流派,对于做睡眠产品来说,选择哪一种理念就决定我们走的路是否正确。有了科学的理念之后,我们再来网罗能够符合我们共识的配套的智能装配企业,睡眠监测、调节系统是符合睡眠的科学,再来做对接和深入合作。

另一方面就是消费群体的变化。中国有两个方向,一是消费的老龄化,我们的智能产品能不能结合他们的场景化需求做改变;另外新的消费群体90后、00后对于产品的理解和生活习惯是不同的。基于对消费者的洞察和人口结构的变化来研发产品,这是非常重要的。谁能够真正让产品符合不同阶段的消费者对于智能产品的需求与生活习惯,它才能成为真正的Sleep Number。

喜临门研发中心副总经理 方永:

最开始从研发层面,Sleep Number作为借鉴、参考的对象。但是后来我们发现Sleep Number的产品并不能符合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因为我们的睡眠习惯不一样。对于喜临门来说,我们并不想成为Sleep Number,而希望做自己的东西从而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它不能成为我们模仿和抄袭的路径。谁能成功?我们要从中国市场的供需角度,来看谁的技术、产品、营销能够适应中国的打法。

需求端方面,现在中国市场消费者已经有这样的健康需求。连接端方面,就是信息、渠道,现在仍然以大卖场为主,连接端可能需要一些调整和变化来适应全新的模式,它背后的成功不在于卖家具,而是有一套智能产品的逻辑。所以这套逻辑我们不能照搬,谁成功不好说,我只能说谁更专注于技术、产品以及用技术和产品解决消费者的问题,打通商业变现的过程,谁就是下一个商业上的Sleep Number。

喜临门

芝华仕五星智能床总经理 胡锐:

谁能成为Sleep Number的巨头,其实在座的品牌都有机会。我们更偏向于线下拓展,因为产品是一方面,但是最终要做大做强还是要靠线下把点铺开,把业绩做起来。我觉得智能床在中国最难的其实还是普及市场,让更多的人了解智能床、买智能床才是最重要。如果普及成功,在座的每一个品牌都有机会做大做强,当中国每一个家庭都有一套智能床,这个市场是很庞大的。

复旦大学教授、博导 邹卓:

在座每一个企业都比Sleep Number伟大,我们不是按智能产品来估值,而是说商业的成功。我们在技术上的储备和消费的可能性,都具备Sleep Number的体量,只是说后面怎么刺激和到达这个点。第二,企业如何聚焦,可能很多企业家或者决策者会遇到这个问题,企业竞争的市场很复杂,需要极高的智慧。

华生My Side董事长助理 国际事务部负责人 沈力颖:

中国的竞争环境和美国不一样,我们成为最好的自己就可以。这么大的巨头如何产生,我认为从用户体验的角度来说,谁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谁就可以突出重围。用户体验包括产品研发能力、品牌运营能力、也包括客户管理能力,它是综合能力的体现,并不是单一的维度就可以在中国市场获胜。

华生

Sleepace享睡CEO 黄锦锋:

中国市场上机会很多,因为中国的人口基数比较大,大家都有机会达到Sleep Number的高度。首先要有非常深厚的技术投入,对技术方面的投入需要比较专注。第二,要有比较好的购买和使用体验,需要精心设计的一套体验流程吸引消费者做出最终决策。

Sleep Number是一家床垫公司,但是它每年都在全球最大的消费电子展览有一块很大的展位区域,至少在2014年的时候没有第二家床垫公司去,所以它向美国民众展示一个形象:我是一家科技公司,不是简单的做床品的公司,这也是它另辟蹊径的方式。最近两三年越来越多的床品公司往那个区域靠近。回归到中国市场,市场足够大,且分层比较明显,应该会有多个类似Sleep Number的公司在中国成功。

话题3:消费者对于智能睡眠的需求有待挖掘和启蒙,对企业来说,产品功能越多越好吗?如何做取舍?

住小帮用户产品运营总监 范筱:

在做相关用户洞察的时候,越来越多的公司会把线上作为成熟渠道,通过收集线上样本进行分析。其次,用户的注意力时间非常短,如何用优质内容引起用户的注意,建议企业能够针对不同的用户群体把产品做出不同的卖点。比如不同年龄层面的人,90后、00后对于床的诉求:打游戏、阅读、睡前的放松,中年人对于睡眠的要求可能有生理、心理方面的放松,老年人可能有比如升降需求等,帮助大家在产品营销上做到效果最大化。

爱梦集团产品研发与客服中心总监 程学军:

爱梦集团对于睡眠的理解,我们不光是做一张床垫,我们希望服务于整个睡眠环境的打造,所以我们是一步一步来做。我们会提到一个理论就是“8+2”,希望晚上8小时的睡眠效率要提升,同时能够让起床唤醒的时候不会很痛苦。很多智能的体现往往是我想喝水的时候旁边刚好有杯水,就是这样简单的诉求,我们可以化繁为简。

在产品设计的时候,我们认为睡眠是很私密的状态,因此产品要安静,不应该是像手机各种功能都有。我们希望所有的智能是无声的,用户感知不到的。另外是安全感,神经系统的放松很重要,我们的产品如果很晃,晚上睡觉会微动、颤抖,很容易让你的神经系统紧张。

第二,白天消费者的精神高度紧张,如何让你用半小时的时间快速舒缓、进入睡眠状态,提高睡眠的质量,我们的助眠模式可以让精神快速放松。除了睡着,睡醒和入睡前都是我们需要做的,所以要更安静地化繁为简。

金可儿

喜临门研发中心副总经理 方永:

首先我们做床品开发的过程中,不止要做技术的更迭,还要从目标人群出发。所有的智能产品背后都有开发功能定位的逻辑。我们是按照人类的年龄层来划分,一个维度先做年龄层的区分,再来做收入层次的区分,基本上可以区分出来很多块,每一块细分人群的需求的功能是什么,这个功能是不是他的刚需、痛点还是什么,把这些分开以后再来做功能的取舍,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功能。

有了功能定义后,如果加上智能的属性,会不会让这个功能变得更好?如果这个多出的成本被这个群众接受,就可以功能智能化。基于目标消费群体的细分以及功能的细分,包括对成本的考量,来决定某一个功能要不要上。今天大家所看到的产品,其实在研发实验室里它有好几倍功能,可能在后续的某一迭代范围内出现,这是我们做产品的一些思路。

芝华仕五星智能床总经理 胡锐:

现在关于智能睡眠的助眠产品特别多,包括智能香薰、助眠音箱等等。我们对于自己的产品也经过一两年的调整。刚开始我们找了很多厂家一起合作,把很多助眠的功能集成起来,但是从市场的反映情况来看,我们觉得先要从最基础的睡眠教育入手。到现在我们的产品会集成很多相应的东西进来,但是不会变成我们的主推,芝华仕的产品性价比在整个行业都是非常高的,品牌、产品、品质都是非常好,我们的产品以性价比为立足点,在这个过程中逐步把助眠产品加入到系列里。

芝华仕

华生My Side董事长助理 国际事务部负责人 沈力颖:

我们先来看整体的消费环境,我觉得我们国家城镇化水平在加速,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在提高,整体的消费是在升级的,睡眠需求也在升级,就要求我们耕耘和探索更多更懂消费者的产品。

什么是更懂消费者的产品?是能够清晰地捕捉到客户的需求和痛点的。我们的系统是由美国睡眠研究机构研发,通过1400万的人体睡眠数据库筛选AI云技术来匹配最适应的睡眠支撑度,这就给了我们一个“科技定制”的概念。不仅是科技,还是定制化,我们有三重定制,第一重定制我可以找到最适合你的睡眠支撑色彩是什么,你的软硬支撑度是什么;第二是夫妻定制,除了你之外,你的伴侣是什么颜色,从而做相应的区分;第三就是像枕头的定制,我们知道有时候用户会反馈颈椎疼等问题。我们的三重定制就是分析用户的这些痛点,为他们做一个整体方案。

Sleepace享睡CEO 黄锦锋:

其实我有一些失败的教训,以前总是觉得把一个产品功能做得越完善越好,最后消费者不理解产品的主要卖点是什么,而且会发现它非常容易出问题。现在我觉得要把一个智能床品做好,聚焦一两个功能就足够了。老人、小孩、年轻人、中年人对于睡眠的需求功能不一样,要根据消费者的需求找到一两个核心功能点,提供最好的产品品质和用户体验。

享睡

话题4:请用一句话总结对智能睡眠在当下与未来的期望。

住小帮用户产品运营总监 范筱:

希望各个企业帮助消费者在未来能够睡得更好、做到更好的睡眠体验。

爱梦集团产品研发与客服中心总监 程学军:

智能睡眠领域需要所有品牌共同努力,共同引导市场,希望我们能够一起把智能睡眠推到全国。

舒达

喜临门研发中心副总经理 方永:

抬头看天,低头赶路。

芝华仕五星智能床总经理 胡锐:

希望大家百家争鸣、一起绽放。

华生My Side董事长助理 国际事务部负责人 沈力颖:

希望我们的产品真的能在大健康领域帮助更多的用户改善睡眠问题。

Sleepace享睡CEO 黄锦锋:

希望智能床品能够进入到每一个卧室,以后每个人每天晚上只需要睡4个小时就足够了。

版权声明:今日家居网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和链接地址。未经许可请勿随意删改文字, 随意删改本站内容,今日家居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