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如何成“材”?传统与未来的一步之遥

导读:
随着当代社会的飞速发展,环境保护变得越来越重要,大部分人开始追求自然、健康的生活方式。于是材料又开始回到最初的样子,以最朴实的方式回到了生活。

木或建筑,从《营造法式》开始

1925年的梁思成先生24岁,就读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学,父亲梁启超给他寄来一本古书《营造法式》。

在中国古代汉语中,一切土木工程都叫“营造”,写书的李诫生在北宋,梁思成一开始完全看不懂。(就仿佛一个学武之人拿到一本外星人写的武林秘籍,但是完全看不懂……成为宇宙无敌、绝世高手,只差一步……)

经过长期调研,梁思成团队在对独乐寺观音阁的研究当中,发现这座建筑虽然有成千上万个木构件,但一共只有六种规格!这说明它是一个高度标准化的设计

在《营造法式》里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话,叫“凡构屋之制,皆以材为祖”。

这里的“材”字,是指标准木材。《营造法式》把这个标准材的断面规定成3:2。中国古建筑不仅有一套规划设计的原则、方法和构图规律,而且在塑造造型时也存在精确的数字规律。

营造法式

建筑过程中木材有着很高的科学受力性能,并且有八个等级用来覆盖规模大小不等的建筑。这种标准化、模数化、装配式设计,到现在我们所谓的全屋定制企业都没能够做得好。

目前,国家相关部门开始鼓励房地产公司大力开发精装修房,让全屋定制成为必然。

很多房地产公司为了自身的差异化竞争,寻找销售卖点,也会在全屋定制的框架下植入相应的品牌和材料以面对销售客群对象的需要。

“以人为本”的全屋定制设计,是永远的主旋律。设计的中心永远不是产品,而是以“人”作为出发点。简而言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随着当代社会的飞速发展,环境保护变得越来越重要,大部分人开始追求自然、健康的生活方式。于是材料又开始回到最初的样子,以最朴实的方式回到了生活。

摩天大楼真的可以用木头盖起来吗?

《眼与心》中,马尔尚说:”在一片森林中,我有好多次都觉得不是我在注视着森林。有些天,我觉得是那些树木在注视着我,在对我说话……而我,我只是在那里倾听着……”

人类,从未离开过森林。有河流的地方就有树木。木材是一种伴随着人类历史发展而一直存在的材料——从数百万年前一直延续到现在。

曾经,我们的材料世界几乎全部是木材,原木、树皮、树枝、竹子及组合的木类工具。掌握对木材工具的加工技术,让人类能够穿越溪山和海洋,让我们去到更远的地方。(突然很欢乐的想起了一首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战后的德国不停地修建房子,需要非常容易复制和修建的建筑。包豪斯理论的助力,工业革命不断进化和发展,钢筋水泥不锈钢等材料的科学创新,以及玻璃的大规模应用等,都给予了新式建筑诞生的土壤。

德国一直是不停地在修好用的房子急着用,而美国作为战胜国,包豪斯的好多大师都跑过去帮着富豪们修房子。(所以有钱的甲方真的是可以改变设计师的命运……)

随着时代的变迁,世界人口越来越多,城市越变越大,土地越来越不够用,我们的居住将不得不越来越“高层化”。未来的摩天大楼可能要生产能耗很大的钢筋和水泥才能够实现。

当然了,也可能使用一些目前实验室里刚研制的新材料,也许是石墨烯——一种备受欢迎的碳材料,力学强度是等质量钢的100倍以上;也许是其他超强的纳米材料。

但是,还有一种可能:摩天大楼是可以用木头盖起来的。把针叶林木材一端做成锯齿形结构,互相插接,再用胶水加固,既轻巧又坚固,这种材料在建筑领域掀起了应用高潮。

澳大利亚墨尔本维多利亚港有一座10层高的建筑叫福泰大厦,2012年建成,就是用木材建成的公寓楼,也是世界上最高的木质结构建筑。不过,这个纪录很快就要被打破。

挪威Treet大楼
挪威Treet大楼

坐落在挪威卑尔根市的一栋高52.8米的14层居民楼Treet(意为“树”),也是由木材建成的,在2015年秋完工。(想想我们辽代的应县木塔就有67米多高啊!)

佛宫寺释迦塔是中国现存唯一的纯木构大塔,与比萨斜塔、巴黎埃菲尔铁塔并称“世界三大奇塔”。

佛宫寺释迦塔
佛宫寺释迦塔

美国一家著名的建筑公司研究认为,用木头为主要材料建造一幢125米高的摩天大楼,在技术上完全可行,木头之外只要辅以高强度的水泥连接即可。经测算,这种建筑的能耗和温室气体排放量(碳足迹)只是钢筋混凝土建筑的25%~40%。

摩天大楼越来越垂青木材,说怪也不怪,我们姑且称这样的大楼为“摩天木楼”吧。

英国剑桥大学的植物生物化学家鲍尔·杜普利准备充分利用植物体内的抗压结构,来做高层的木建筑。他认为细胞外层的刚性细胞壁为植物提供了足够的力学强度,但在分子层面上,这个力学强度来自何处,人们所知寥寥。

虽然细胞壁里有纤维素、木质素和各种多糖分子,可这些成分如何组装起来才能获得最高的力学强度?杜普利和建筑师以及高分子专家用不同树种的木材制成样品,放入磁共振仪内,测定样品内的化学分子结构。他们的短期目标是找到几种高分子物质,希望它们注入木材后能起到加固作用;长期目标是希望破译细胞壁分子结构的信息,从而进一步从遗传角度“设计”出强度更高、可用作建造“摩天木楼”的树木新品种。

除了建筑,木材在其他新材料领域也大有用武之地。木材及其衍生品可用于生产生物燃料,也有人设想将其做成柔软又便宜的纸制品,替代硅制造电子产品——或许未来的电脑将拥有纸做的芯片。

传统与未来或许都只有一步之遥

不难推测,所谓“传统材料”,经过科学的演进就能变身为未来的材料。

延伸阅读:湖南首个家居原材料集散中心落户浏阳 打造家居产业链

遥想1902年的布达佩斯,当伊莎多拉·邓肯身着长衫,赤脚起舞时的样子,像一棵树在风中摇曳,似乎落日金光中翻腾的海浪。她从自然中创意,从古希腊艺术中创新,她的舞蹈是革命性的,与当时主流的芭蕾舞大相径庭,乃至于影响了世界舞蹈的发展进程。伊莎多拉·邓肯女士是舞蹈在传统和现代的一步之遥。

伊莎多拉·邓肯
伊莎多拉·邓肯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出现的“材料”,严格的讲,是被人类发现的各种可利用的物质,因内在不同的物理组合逻辑,联合外因或化学变化,成为了人类可用的东西,我们称之为“材料”,发现早的,拿来就用的,称为传统材料。

随着人类的探索,对现有物质进行人为物理和化学的再次干预和组合的,叫做新型材料。其实这个星球从诞生开始一直在那里,人类短短的进化史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技术变了,衣服变了,饮食变了,朝代更替了,这都是外壳,里面真什么都没变化。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恩怨情仇在那里,生老病死在那里,权力欲望在那里……唯一能证明我们人类存在过的东西就是“艺术”。(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宗教哲学等等……那些被我们称之为“文明”的东西。)其实人类很渺小,我们从来没有发明过任何东西,都是叫做不停的探索和发现。

作为一个设计从业者,我们应该尊重材料,尊重材料的特性,并且不停的探索和发现材料的奥秘,探索我们“人”这种“材料”的奥秘,探索这颗诞生了人类的星球的奥秘。宇宙之大,未来之漫长,人类真的很渺小,要向这个星球致敬,向这颗星球所诞生的一切致敬!

李红桃子写于2019年3月23日夜

版权声明:今日家居网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和链接地址。未经许可请勿随意删改文字, 随意删改本站内容,今日家居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