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何永明:左边是马云,右边是星云

导读:
何永明(Tony Ho)大学就读于华南师范大学,奉行“适合”就好的设计哲学,其设计项目分布在中国许多重要城市,以现代主义精神与热情为设计注入完美无瑕的风格和创新能量。

人物简介:

何永明(Tony Ho)大学就读于华南师范大学,奉行“适合”就好的设计哲学,其设计项目分布在中国许多重要城市,以现代主义精神与热情为设计注入完美无瑕的风格和创新能量。透过整合建筑、室内设计、视觉图像和室内布置,每一次新作皆创造出独特的感官魅力与欢愉的空间气氛。2003年创立何永明设计师事务所,2005年成立广州道胜设计公司,广东省陈设艺术协会副会长,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第九专业委员会副会长,专注设计工作之余亦曾担任华南师范大学室内设计系客座讲师。近年来荣获国内外设计奖项超过50多项,其中更获德国红点大奖、德国IF设计大奖、美国IDA设计大奖银奖、香港环球设计大奖 、荣获美国IIDA全球顶尖设计大奖、 APIDA香港亚太室内设计大奖、荣获新加坡室内设计大奖金奖等。“道胜设计”更于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2015 CIID中国室内设计大奖赛中获得“最佳设计企业大奖”等。

题记:

初见何永明老师是在一个晚宴上,那时第一次听见老师名字还以为叫“很有名”,带着像柯布西耶的黑色圆框眼镜满脸笑容,接触下来发现的确“很有名”却异常谦虚。在采访还没正式开始时,何永明老师和我们分享了近期感悟,说我们思考问题应该左边是马云,右边是星云;加速是马云,刹车是星云,两套体系都要同时存在才是合理的。对万事“看淡不看破”,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间小屋,一溪云,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采访实录:

禅意东方——艺术商业不分家

今日家具:据了解,您自幼喜欢画画,会画些什么样的画呢?

何永明:喜欢画油画,觉得很有表现力。当时特别喜欢广美的油画系,我们考的时候都希望学习纯艺术类,觉得其他都不行,我们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留长头发,夹一本书,穿个皮鞋,说话斯条慢理,这气质特别吸引我们,梦想还是做艺术家。

今日家具:您一心想做艺术家,但在大学时期误打误撞学习了设计专业,会略有遗憾吗?

何永明:我觉得我现在也是艺术家,在我看来艺术是不分的,有很多表现形式。马云也是艺术家,用电商做出一个作品,获得巨大成功。再看我这间茶室,背景墙利用叶子来营造一个氛围,茶桌因为空间的限制,所以我们根据古画上的祥云意向做了一个衍化和处理。在生活中通过有型的物质来创造一种意境,比如做礼拜的时候,有烛光,有佛像,就会有个影,明灭不定,整个空间会产生一种能量,这就是艺术。我是一个立体派的艺术家,不是绘画派的,通过创造空间去传达美,设计一份美的教育。

但设计师一定是“入世”的,不能和“纯艺术家”一样什么都不管,遵照自己内心就可以。我觉得设计师应该上半身是艺术家,下半身是商人,要平衡。用商业的头脑来思考,用艺术的手段来包装,这样设计才会完美。比如设计餐厅,要知道运营流程,出菜口离这个位置远不远;材料,地面用什么材料会更容易打理;造价,如果投入太高很多年都回不了本;受众,来餐厅的客人都是什么消费水准。这些都是商业的考虑,但是要用艺术家的情怀和气质来做。

今日家具:我们都知道做设计一开始一定是不断地借鉴前辈们好的作品,在学习设计的道路上,有对您影响比较深远的大师吗?

何永明:我最喜欢贝律铭,他特别东方,不是表面穿个唐装,他是骨子拥有的对东方的审美、情怀和价值观,自成一派。季裕堂(Tony Chi),美籍华裔,他的成长环境使他的设计兼容性非常强,其中包有的东方美学很厉害。Kerry Hill,台湾涵碧楼的建筑师,擅长光影变幻。他们的作品里面产生一种灵魂,可以看到淡淡的意境,通过空间的节奏、取景,进而特别具有中国的味道,从各方面影响着我。不像我们考察的时候去看路易十三、十四的宫殿,两者美学是不一样的。中国更讲究意境、弱美,讲究“藏”,像古园林,一进去发现有惊喜;西方的建筑是雄大的,个人的,都显露在外面。




 

拒绝复杂——简约是一种态度

今日家具:从什么时候开始起觉得自己真的从一个设计学徒,转为一位有自己想法的设计师了?

何永明:主要是年龄大了,做设计十几年慢慢有自己的见解,也有能力去把控每个环节去落实自己的构思。像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没有自己的话语权,都是听主案设计师的,说白了就是“制图员”。现在自己开公司,受限会小很多。

今日家具:您说过:“一个设计师肯定什么风格都会去尝试,但就像人吃饭一样,一定会有自己偏爱的口味,我喜欢现代简约的风格。”能具体谈谈您所认识的现代简约风格应该是什么样的?

何永明:我内心比较喜欢简约的调性。我们现在被生活推得太快了,信息过载,每天不管怎么忙,都会有很多遗漏。所以会比较喜欢干净、不复杂的东西,物极必反。如果我平常生活简简单单,那家里就会相对复杂一些,填补一下;那复杂的话,回家尽量整体简洁一点,让光线舒畅一些,“less is more”的设计理念,是和现代人生活节奏相符的。像以前喜欢“装”,那做欧式风格,层层的吊顶,满眼的“家财外露”来显示自己的实力,也许自己也不喜欢,但是会在意别人的眼光。现在更多的是一种“回归”,追求“真善美”。

当然也和社会发展有关,过了改革开放初期“暴发户”那种贴金贴银的时代。现在觉得晚上有一首音乐、一本书、一壶茶相伴更自然、舒服。人最终还是很简单的,买十套房也是睡一张床,买很多衣服也就穿一件。

我觉得中国设计就应该简约,讲意境、内敛。像明式家具,极简,讲求物尽其用,但每一个细节又都值得欣赏、推敲,好比一杯好茶,入口味淡,再三品尝则回味无穷。对话也尽量简单,在门上敲三下就知道今天三更的时候你过来找我聊天,成不成看悟性了。“堪笑一场颠倒梦,元来恰似浮云”古诗词虽短,意境无限且有深意。

今日家具:您一直奉行“创意、实用、优质至上的”的设计理念,能具体说说吗?

何永明:创新才是发展,因为我们回不了古代,也没必要固死在所谓的美学,我们要有符合时代气息的生活方式,但是要保留应有的民族性、价值观、本土文化,“因地制宜”。为什么我喜喝绿茶,因为广东气候潮湿炎热,绿茶可以止痢除湿、清热解暑,北方人就少喝,水土比较凉。实用,就比方说女孩子喜欢买名牌包包,但要符合自身的气质,结合当下的语境,说提个名牌包去装菜就有点不对了。说到设计上来,就是要按照业主的真实需求和水平去定制适合他们的方案。优质至上,找我们做设计肯定是对生活有追求的,我自己平时出门都住五星级酒店,因为需要看别人的空间是怎么做的,感受整体氛围,也会对自己做酒店有一些启发。

创意爆改——成名后的烦恼

今日家具:您起初因为将广州西关一个破、湿、小的27平方米的老屋“神改造”成一个三室二厅二卫的“高大上”豪宅而被人熟知,节目在东方卫视《梦想改造家》播出,轰动一时。后又为一对打工夫妻在广州买下的26平方米的老旧房进行了“魔术式改造”,当时是怎么想到要去做小户型改造的,对于改造有什么心得可以分享吗?

何永明:那时候就想要“挑战自我”,有天东方卫视的人过来找我,我一开始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我不太看电视,听说在卫视里也排在很前面,那就试一下。接触下来,也确实很有挑战性,这个案子房型非常窄,也没有采光,全家就只有一个房间给他妈妈,两夫妻爬上一个楼梯,是个很窄的梁,有个女儿二十岁左右,自己也没有房间,就睡在吃饭的沙发上。后来我们成功帮他改造成有三个房间,两个卫生间,有饭厅有客厅,我们增加了夹层。

以前我听季裕堂(Tony Chi)讲的时候他说过:设计不是用脑也不是用手,而是用心。我当时不明白,现在回过头想是有一份爱在。看看他们生活环境这么恶劣,就很想解决掉他们的生存环境。之前上二楼,是一个很陡峭的梯子爬上去,上了年龄的男人夜尿是很多的,两三点醒来爬上爬下还睡的着吗,万一有一天男主人摔下来那一家人就没有支柱了。

今日家具:因为改造被大家所熟知,会不会因为这个而被观众打上“家装设计师、小户设计师”的烙印?关于很多设计师都被“标签化”这点您怎么看?

何永明:我连在小区散步的时候都有阿姨跑过来问:“你不是那个烂屋变大屋的设计师吗?”还说以后买小房子一定要来找我。我很郁闷啊,我以前都是做大户型的,小户型基本不做的。还有次刚登机就被空姐认出来,弄得我坐飞机也要注重下自己的形象,不能睡的太死,有偶像包袱了,哈哈。我觉得做设计也不一定要有电视台来报道,自己觉得有用,让大家都开心就行了,这是我的理想。

节目火了以后有很多地产商找我们做小户型的项目,我们也挺困扰的,我们不是真的做家装,毕竟小户型从公司经营角度上来说,是不适合经常做的。那我觉得这个节目也挺有意义的,让大家了解了我们设计师,不是“涂粉底”的,是让生活发生质的变化,让设计师得到了更多的尊重和认同,这很重要。

对于被“贴标签”,我觉得也有它的合理性。那风格不是装出来,也不是做出来的,是活出来的。就像广东人爱喝汤,喝汤就是广东的风格。但是现在我们中国的设计风就喜欢“跟风”,现在流行做“新中式”那我也做,当装出来的就会很累,就做不好。风格是自己的一种心态,对美、生活、宗教、哲学、自我的一个理解过程。我建议不要把自己框在所谓的风格里,比如在中式里面也可以加一些欧式、东南亚,不停地尝试。最重要的是,设计师不是业主,是帮业主完梦的人,要根据他的生活习惯和定位,做出一个他想要的东西,同时也有些我的思考在。



吾心向佛——忘我无我

今日家具:我们知道您做过餐饮空间、样板房、会所、展示、商业空间等等,是一位非常多元化的设计师,也获得过像APIDA亚太室内设计大奖、德国红点设计大奖、IF设计大奖等国内外大奖。这么多的空间中,您最喜欢做哪一类,为什么?

何永明:我其实最喜欢在山里面做一个茶室、民宿、餐厅都行,里面可能不会有什么装饰,就依着外部的景色四季变换。躺在里面数星星,细细聆听小时候那种风的声音,在城市是没有办法。我觉得最理想的就是有这样一个项目:有一个不大的空间,用心去经营,空间与人之间产生一种“忘我”的境界,用佛教的话叫“无我”,是种至高境界。

今日家具:目前为止有没有比较满意的作品?

何永明:没有,像贝利踢足球那样,记者问你觉得你这辈子踢足球哪个最漂亮,他回答:“下一个”。现在确实是很难的,要空间意境去配合,不是那么有幸遇到这样的项目。我理想的是在山里,有竹林有水,远处有山,山上有雾,住在这里和竹林和风和自然融为一体,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不惑之年——事业情怀双丰收

今日家具:在您的带领下“道胜设计”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曾在2015 CIID中国室内设计大奖赛中获得“最佳设计企业大奖”。有时候一个好的设计师并不一定会带团队,而您做的这么成功,有什么秘诀吗?

何永明:我们的团队整个运作会比较有效,做设计一起做,会分出几个部门专门来做些其他工作,和业主聊天觉得不合适的就不会接,觉得可做的就会全力以赴做得最好。我希望我们做设计除了赚设计费以外,更多的是帮助社会多创造出一些美的家、餐厅、酒店等,受到别人认可,提升大家对生活环境的认知,我们工作也有价值感。

今日家具:您说过之前地产商会故意让设计师把设计做的很复杂来提高价钱,但现在都很尊重设计师,艺术审美的话语权又重新回来了,这也是时代发展的一个阶段性跨越,您觉得未来在中国设计师应该是怎么样的存在?会对文化对艺术有个领路人的作用吗?

何永明:其实有时代背景,像之前做装修其实就是包工头一起,多做一点东西造价就高一些,这是很正常的。现在就是直接和业主沟通,现在整个社会对美的认识提升了很多,我们自己的设计水平也上去了。去外国拿了很多厉害的奖项,不是说拿奖就有多厉害,但至少能说明大家对我们的东西是认可的,一定会有些闪光点,或许是未来设计趋势的创想,或许是在材料方面有新的思考。当然我们设计师也有责任和义务,去引流生活潮流,这是很多方面的,住所、雕塑、平面、着装等等非常非常多都会涉及到,包括一些细节上的东西,引领大众对“美好生活环境”的认知。

今日家具:“客户在变、材料在变、追求在变,但我们的初心、我们的情怀不会改变。”在您看来您的设计初心和情怀是什么?

何永明:当时是觉得做设计很好赚钱,但是毕业出来后发现也不好就业,天天加班赚的也很少,有段时间想要放弃。那现在慢慢环境也好起来了,也觉得有一份责任在了,我觉得这就是我现在“不惑之年”的一个比较大的感受。未来的设计要有当下性、有国际观、有人文性,精于心而非于形。

后记:

广东潮州当地有一句俗语:“游戏两个人,喝茶三个人,喝酒四个人。”3在中国是个很有寓意的数字,代表“天、地、人”,我们那天采访也正好是三人,在一个午后,天朗气清。

何老师喜欢喝茶,讲话做派充满“佛系”,寺庙和道观通常就隐蔽在深山薄雾的环境中,也恰是茶树的最佳种植地。“山僧活计茶三亩,渔夫生涯竹一竿”,何老师在聊天中多次提到自己想要做一个在竹林山间的项目,想要过将房屋设在松柳泉石之畔,一席、一炉、一茶壶,窗外面对着竹林芭蕉,饮茶听雨的生活。或许正是拥有对生活抽离的心态,才使得他的设计当中充满禅意。

佛在心中坐。

延伸阅读:对话罗思敏:风雨三十载,看山仍是山

版权声明:今日家居网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和链接地址。未经许可请勿随意删改文字, 随意删改本站内容,今日家居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