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grado格度创始人柴晓东:设计驱动型品牌很难,但值得做

导读:
grado取名源于意大利语“角度”,寓意用新的视角来审视设计,追求简单自然的风格,设计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家具。
柴晓东,浙江农林大学室内与家具设计专业毕业,在校期间获得国家级金斧杯设计铜奖,中国家具协会沙发设计金奖。2010年创建杭州科沃工业设计,2013年创建家具品牌grado格度,在全球14个国家和地区销售,四次参加米兰国际家具展,作品获得红点奖(Red-dot awards)、日本优良设计奖(good design awards)、德国标志性设计奖(ICONIC AWARDS)与意大利A’design awards等国际奖项。
 
柴晓东Alex Chai

前言:

grado取名源于意大利语“角度”,寓意用新的视角来审视设计,追求简单自然的风格,设计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家具。中文名“格度”拆解为格调和温度,格调在于产品必须是好看的,而温度在于产品必须是好用的。这句话在格度的产品中也体现地淋漓尽致。

格度的客户包括腾讯、华为、阿里巴巴、LinkedIn(领英)、联合国粮食署等等知名企业,产品备受推崇。2014年创立,短短七年时间grado成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而这也源于创始人柴晓东对设计的执着和对市场的清晰认知判断。

在采访中,柴晓东反复强调“设计必须与市场有机结合”,让我们看到了原创设计品牌更多的可能性。以下是采访实录,关于品牌发展、办公空间、工艺研究等等,一起看看柴晓东的答案。

格度 办公空间 (5)

采访实录

设计驱动型品牌很难,但值得做

今日家具:您有过多次的创业经历,有失败也有成功,有哪些因素推动着您坚定地走这条道路?

柴晓东:我在大学时期学习了室内与家具设计,毕业深入这个行业后慢慢发现如今大多数国内的企业还是OEM(代工生产)或者ODM(贴牌生产)为主,很少有自主设计的产品,因此我萌生出了创立中国设计品牌的想法。

我认为让设计去驱动整个品牌,能够更好地把产品设计与销售结合在一起,我们也希望能够为中国的家具企业提供这样一个样板,所以我们一直坚定地走这条路。

今日家具:您怎样看待家具行业设计师与与品牌企业的割裂问题?

柴晓东:因为我们早期的国内制造型企业不太需要设计,他们的第一阶段可能就是别人给设计图,工厂生产出来就行了。到了第二阶段可能会设计一些产品,设计完之后就贴别的品牌商标,这属于低溢价,但好处是具有可控性。

其实做品牌是很花钱的事儿,所以大家在早期都将各个职能割裂,请品牌公司做品牌的事,请设计公司做产品,包括销售人员的整体形象、给客户的资料等等都不是一个整体,而我们希望能够把它们结合起来。

今日家具:在这个过程中,您觉得哪些是比较难突破的事情?

柴晓东:现在市场普遍比较激进,变化迅速,从前几年流行的美式风、轻奢风,到现在的中古侘寂风,整个市场的风向变化是非常快的。但是产品设计本身需要漫长的时间,我们一般设计一件产品需要一年到两年,这与市场的快节奏是相悖的,因此做设计驱动型品牌挺难生存的。

虽然并不容易,但我们认为是有前途的,只是前期会艰难一些。在一个市场上出现爆款的时候,有人可能直接去复制单品,而我们去思考这个东西火爆背后的逻辑,用我们的角度去理解和创新,做出更适合我们品牌以及客户的产品。

今日家具:在创业的这些年,您对于“设计如何与市场更好地对话”这个问题上有哪些感悟?

柴晓东:这两者有时候还是挺矛盾的,举例来说,小米的人群与它是完美契合的,所以想往上走一点就比较困难,包括完美日记也是一样的情况,如果消费者有好的购买能力,可能就抛弃它了。所以我们说设计要领先于市场,永远走在它的前面。

Cloud Sofa云沙发 场景图
Cloud Sofa云沙发 场景图

Mate Chair 伴倚餐椅(3)
Mate Chair 伴倚餐椅

吐司沙发 场景图 (2)
吐司沙发 场景图 

Lotus荷叶茶几 场景图 (2)
Lotus荷叶茶几 场景图 

为年轻人提供温馨高效的办公空间

今日家具:格度创立于2014年,到目前为止有哪几个发展阶段让您觉得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柴晓东:从2014年创立初期开始,我们称之为第一阶段。其实格度刚成立的时候并不是设计公司的逻辑和思维,那时候我们做两件事:设计产品后找代工厂生产制造,以及帮别的公司做设计服务。

2018年,我们来到了第二阶段,在品牌初具规模,能够维护团队的情况下,我们就把设计服务部分停掉了,专心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品牌建设中去。那几年里面,我们成立了工厂,自己去制造、营销,随着每个步骤的落实,我们的增速也越来越快。

时间到了2020年,我们开始了第三阶段,专注于办公家具的设计与研发。未来我们将会按照“把产品与不同空间,不同人群相结合”的逻辑,慢慢研发匹配不同空间的产品,深入教育或其他领域,继续突破。

今日家具:为什么一开始首先选择突破办公空间?

柴晓东:首先拓展办公空间的速度是相对来说比较快的,其次办公领域的品牌并不是特别多,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去帮助年轻人去提供一个温馨且高效的办公空间。

尤其是现在进入职场的都是大部分是90后或者00后,这批年轻人他们需要更自由、开放的工作方式,这也是我们一直在研究的方向,希望能给人们带来更大的价值。

今日家具:除了刚才说的自由与开放,您觉得年轻人喜欢的办公空间还有哪些特点?

柴晓东:我觉得“开放与隐私结合”是年轻人办公空间的特点,其中还有两个大的趋势:

第一个趋势是迅捷办公。从个人角度看,比如说你要写一篇文章,一开始我们在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内采访,收集到素材后,马上就可以到另外一个单人空间里面安静地写作,不被打扰,效率很高。

从团队组织角度看,比如设计师、销售、采购一起开会,怎样快速地去把这个项目落成,合理的团队协作区域就非常重要。

第二个趋势是越来越温馨。现在的办公环境不能像以前一样很冷峻,还是要有一些温馨的感觉,在材质、颜色、产品设计上更加偏向于家庭。

今日家具:这次疫情期间,居家办公成为了一个常态,关于这点你们是如何思考的?

柴晓东:在疫情严重的那段时间里,很多企业都采用了居家办公的形式,甚至微软和Facebook表示,全部员工可以永久在家办公,但我们始终坚定地认为线下办公是非常重要的,并且无可取代。事实证明Facebook现在取消了永久在家办公。

但在办公空间上面可能会有一些变化,比如人与人间隔的距离,隔断的应用,有一些地方会有高矮的结合。包括私人空间的需求会有所增加,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全部都是开放式的。

今日家具:除了办公家具,格度在民用家具等领域也有涉猎,您认为在设计这些不同类目的家具时有会哪些差异?

柴晓东:第一点,对于办公和公共的商业家具,摩擦系数等级、防火等级比民用家具高很多,对材料、工艺的要求也会更高一些。

第二点,商业家具的设计更冷静。就像是男装与女装的区别,女装的变化非常快,包括花色、颜色、流行元素等等,男装的款式则相对较少,颜色也更暗一些,办公家具就像是男士西装,一套可以穿很久,不太会有太复杂的变化。

今日家具:如今智能化产品越来越受到市场的重视,作为一个喜爱挑战的年轻品牌,格度做了哪些智能化尝试?

柴晓东:智能化时代下我们应该要明确什么是自己应该做的部分。我们不会做底层代码,但是会去研究它的底层逻辑、应用方式,通过设计为客户创造更大的价值,让办公室的使用率变高,人的活动的路径更便捷,提升工作效率。

举个例子来说,我们现在处于的这个办公室会通过摄像头形成热力图,它能够表现出各个空间的使用时间,如果一个空间使用时间非常少,我们就需要去思考这个地方是否需要改变。

Long lounge chair 龙休闲椅 单品图
Long lounge chair 龙休闲椅 单品图

Hi-cube 场景图 (3)
Hi-cube 场景图 

懒人沙发白底组合图1
懒人沙发白底组合

模块围合沙发-单人位 场景图
模块围合沙发-单人位

专注工艺,让材料更好地服务于设计

今日家具:据了解,格度现在有自己的研发中心,您从大学开始就专注于工艺的研究,如今也十分重视,您认为在工艺方面格度有哪些突破?

柴晓东:我在大学的时候去工厂工作过一年,对各个工艺的了解比较深,我认为设计师应该去了解工艺,而不是纸上谈兵。

直到我们现在也十分注重对工艺、材料的研究,比如说面料的主动抗菌,用什么经纬编织的方式更抗菌耐磨等等。只有对它足够了解,才能让每个材料应该发挥各自的特性,更好地服务于设计。

今日家具:对于家具材料的运用您有哪些喜好?如何看待新材料?

柴晓东:我比较喜欢软体家具的材料,例如面料、海绵、木架等等,因为这些东西它与手工艺结合比较多,至今还无法用设备去代替因,我们还是希望可以通过手工的温度向大家传递我们对产品的态度。对于新材料,最先尝鲜的成本会比较高,所以我们会等到一个合适的时间点把它应用起来。

今日家具:您如何看待目前中国设计师品牌的生存环境?

柴晓东:目前国内制造型公司抄袭原创设计的案例比比皆是,没有一个特别好的保护机制,原创设计品牌在这样的环境下面生存会比较难,因为它需要时间去慢慢地积累才能有好的创意,但是抄袭的脚步却非常快。

我们应该让中国的设计走向世界,停止抄袭,让世界聚焦中国,希望这一天能够早日到来。

今日家具:您认为目前中国的办公家具与国外品牌之间存在哪些异同?

柴晓东:国内外办公家具的风格基本上是趋同的,但是会有一些地域性的差异。比如中国人喜欢喝茶,办公室有午睡的习惯等等,我们会根据这些做相应的考虑,但因为现在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大家的工作形态都差不多,需要的办公家具也基本一致。

今日家具:格度品牌吸纳了不少优秀的设计师,在选择设计师时您有哪些标准?

柴晓东:我们最看重设计师的创意,并且我们自己也会去对格度设计师有一个刻意的练习,让他们去思考,去模拟、体验不同的工作方式,这些生活体验对创意是非常重要的。

内功也很重要,我们在挑选设计师时会看中他对工艺的理解能力,不能只懂创意却不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实现的,一定要研究工艺、材料,这样设计的时候才能更从容。软件的学习是基本,如果有创意但无法表达,就没有办法呈现给别人。

今日家具:对于格度之后的发展您有哪些期望?

柴晓东:格度励志成为星球上最好的设计品牌,所以我们期望我们能够更好地去研究技术,研究设计,更好地链接不同的人,让大家知道我们的理念和逻辑。

我们期望把各个行业的办公现状研究透彻,为各个行业的人去做点事。比如说公安人员,他们每天办案压力大,需要研究的资料特别多,所以我们要去研究他特殊的工作方式;IT行业的程序员,他们大部分时间就在办公室,他们或许需要一个空间来放手办,贴宅男女神画报的地方;医生的办公环境也不一样,需要高效和秩序……我们想为不同的人群做点事儿,这是格度最大的期望。

未来我们也期望格度本土化的设计比例会加大,引入更多优秀的设计师一起来做这一件事,一起发光发热。

Lord Lounge chair 贝壳休闲椅
Lord Lounge chair 贝壳休闲椅

Lotus荷叶茶几
Lotus荷叶茶几

极光升降桌 组合图 (2)
极光升降桌 组合图 

cosy 转角位 场景图
cosy 转角位 场景图

【一句话问答】

Q:推荐的一本书?为什么?

A:对冲基金公司“桥水”(pidgewater)创始人瑞·达利欧写的《原则》。

这本书里说:人这一生失败的事情大概有1万件,但是会发生的就只有3000件,在这3000件里面真正实际发生的可能只有300件。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在这300件发生的事里,总结出一些经验,形成自己的做事原则。

比如我作为一名设计师,我很想做一个产品,但是它没有任何的市场,只是设计师的情怀,如果我们愿意为这件事买单,我们就做,如果我们是想要占领市场,那我们的原则就是去充分考虑它的价格、风格、定位是不是符合投资回报率。

Q:设计灵感大都源于哪里?

A:我的设计灵感更多来源于用户,研究他们的需求。有了需求之后灵感就迸发了,接着去想办法解决问题,从a点到b点,可以用各种方式去实现,最终选择一条当下最优的路线。

版权声明:今日家居网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和链接地址。未经许可请勿随意删改文字, 随意删改本站内容,今日家居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