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Roberto Palomba:设计师要对生活充满好奇

导读:
Roberto Palomba是居住在米兰的著名建筑设计师,与妻子Ludovica是设计界的模范组合。
人物简介:

Roberto Palomba是居住在米兰的著名建筑设计师,与妻子Ludovica是设计界的模范组合。两人于1994年创建了Palomba Serafini Associati(ps+a)事务所,以其在浴室、厨房和起居等领域的非常规设计手法而著称。25年来,他们几乎研究了所有类型的家具,用情绪表达来装点功能性,即使具有可辨认的特点,也绝不会出现任何重复。他们对设计有自己的哲学理论:在每个项目中寻找事物的本质,更接近于相互平衡的概念。对他们来说,工作不仅是一种审美的结果,而且是幸福生活的延续。

他们曾经荣获许多国际奖项,诸如金罗盘奖(Compasso d’Oro)、Elle国际装饰设计奖、红点设计奖(Red Dot)、iF产品设计奖、欧洲设计大奖(Design Plus)、卓越设计奖(Good Design Award)、德国设计奖、美国年度最佳内饰设计奖等。

除了为世界顶尖品牌做设计工作,他们也是这些品牌的艺术总监,并且计划在全世界举办建筑和设计展览会。合作过的知名品牌包括:安托利尼、贝内蒂、碧莎、波菲、坎佩乐尼、德国当代、德里亚德、艾丽卡、埃尔玛、菲昂、弗拉米尼亚、卡特尔、厨宝、劳芬、莱玛、玻托那福劳、萨瓦亚&莫罗尼、三星、扎诺塔等。

前言:今日家具和Roberto Palomba老师的访谈,由原创设计品牌“造作”牵线。造作与全世界超过100位著名设计师合作,一同推出原创家具作品。在米兰上海展第一天,今日家具有幸与Palomba深入探讨了他的设计理念和设计理想。

11月23~25日在上海展览中心举办的米兰国际家具上海展,精心挑选了122家意大利的顶级品牌共同呈现,还邀请了意大利建筑、设计界最具才情和创造力的3位蜚声国际的建筑师前来,其中就包括本期人物Palomba先生。

ludovica-and-roberto-palomba

采访实录

与造作一起“造作”

今日家具:是什么机缘让您开始和造作的合作,您对造作有什么印象?

Palomba:我大概在几年前开始和造作一起合作,因为它们意大利的总监是我的好朋友,于是邀请我来一起工作。首先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年轻、聪明的品牌,它很特别是因为它创造了一个新的设计方式,让全球设计师都参与进来,在里面很有情感,我喜欢有情感的东西。也是基于它的全球化理念,我邀请了很多欧洲的建筑师来合作,两种文化碰撞出来的结果令人眼前一亮。

今日家具:您合作了非常多的品牌,那在选择合作方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标准?

Palomba:其实没有一个很严格的衡量标准,不过我自己在建筑业有二十多年的经验,我会根据这些去感知每个品牌,造作品牌的气息是我所喜欢的。我和他们员工的沟通大部分是远距离交流,不过各方面都很好,没有什么问题。

今日家具:这期和造作合作的新品Sofa T和鹭鸶躺椅的设计灵感是什么?

Palomba:其实都来源于平时的生活喜好。Sofa T灵感来源于14世纪中叶起始的意大利萨兰托民间旋转舞蹈Talan Tara,及当地世界文化遗产圆锥屋Trullo的灵感触发。把这些化繁为简,抽象出“T形腿”的意象。其实“T形腿”在工业实现上的难度非常大,但是经过和造作工作人员良好的沟通,最终呈现的样子令我十分满意。

鹭鸶躺椅的则灵感来自于“白鹭”,这种鹭的身形十分纤细,特别是腿的部分,这把椅子也是如此,简单且轻便。

Sofa T 场景图3

Sofa T

鹭椅场景图2

鹭鸶躺椅

两种古老的文明,当中国遇到意大利

今日家具:这是您第几次来中国了?对中国建筑和家具业有什么印象?

Palomba:23年前我第一次来中国,最近几年我大概每年会来五六次,我很爱中国,每次来都觉得很开心。中国这些年变化非常大,建筑或是其他方面都是以一个非常快速的方式在成长。我去看过中国的很多城市,刚开始可能比较常去的就是北京、上海,后来也会慢慢去成都、重庆、武汉、深圳等地方。

尤其是上海,这是我看过的最具未来感的一个大都市,目前我正在准备于上海开一个自己的工作室,主要是针对家具类和建筑的项目,这座在城市的“国际化”也是我想要在这里成立工作室的原因之一。别的城市或许崛起的速度并没有这么快,可是他们在改变的时候会有更多的对建筑的保护意识,不只是摧毁那么简单,会在保护的基础上再加上对未来建设的规划。

今日家具:来中国做设计的感受如何,和在意大利有什么不同?

Palomba:在中国做设计,我还处于刚开始起步的阶段,就像一颗正在崛起的新星。我在意大利做设计已经二十多年了,大家都知道我,我几乎和所有家具、卫浴类品牌都有合作。但是来中国还是不一样的,我抱着更加年轻的心态来做事,希望呈现出的作品最后是有力量的,是可以打动人的。中国的市场很大,我希望能够在这里可以有更多的发挥空间,也想把意大利文化和中国文化做一个完美的平衡和融合,或许将来有机会在这个领域做一个探索者。

今日家具:刚才您提到建筑保护,我们也知道在意大利有非常多古老的建筑,走在街上随处可见上百年的老建筑。那么意大利对建筑保护是如何做的?

Palomba:在意大利出台了非常多针对老建筑保护的法律,大家都会去遵守这些规范,这是一件严肃的事情。然而我觉得“过度保护”也有问题,当然保护是必要的,但也不能把老旧的建筑就那么摆放在那里,好像冰冻一样,还是应该考虑如何更好地使用它。

过度的保护就会变得不能够做任何事情,建筑的意义还是应该是和人的生活结合在一起。比如说可以把它结合变成一个现代的博物馆,可以使用,可以观赏,给其注入新的生命力,让古老变得有价值、有尊严。

今日家具:意大利是艺术的天堂,达芬奇、米开朗琪罗都是意大利人,每年的米兰时装周、家具展都会吸引全球的目光,您大学也是就读于罗马大学建筑系。您认为是什么让意大利的设计能够保持如此旺盛的生命力?

Palomba:其实在米兰念建筑和设计会更好,有更多的资源,在罗马大学学习建筑也给了我很多的启发。我就是在那里确定了今后的目标,也遇到了我妻子,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建筑家,我们的作品在我们刚毕业时就拿到了国际大奖——“金罗盘奖”,然后我们一起成立了工作室。

关于生命力,首先意大利拥有非常悠久的历史文化背景,意大利人往往对一切都充满着好奇心,这可以保证我们拥有旺盛、丰富的创作灵感。意大利中的罗马文化是一个很特别的部分,他们一开始是一个征服者,从欧洲、亚洲到北非地区。可是在征服的过程中,不只有毁灭还有融合,罗马文化像海绵一样不断地吸收不同的文化,所以他们不只有独裁的统治,也有包容,这就是我认为意大利文化多元且拥有生命力的原因。

今日家具:您刚才提到了您妻子,能分享一下你们的故事吗?你们一起经营一间事务所,要是理念产生了分歧会怎么办?

Palomba: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学校举办的一次舞会上。当时已经凌晨5点了,她穿着一身红色的Valentino连衣裙,美得令人窒息,而我却一点也不帅。我花了8个月的时间得到了她的心,然后我们就结婚了。现在我们依然很享受那些可以玩到凌晨五点的聚会,但是在白天,我们能够醉心停留的地方只有一处,就是我们位于米兰的工作室——Palomba Serafini Associati。平常工作中我们当然也会有很多思想上的摩擦,但男士包容女士,我们用“爱”化解了一切的问题。

Noli chair-Zanotta.JPG
Noli chair-Zanotta

从建筑到家具,对人们的生活方式充满好奇

今日家具:毕业后为什么从事家具、卫浴设计,而不是大学所学的建筑?

Palomba:做家具、卫浴一开始是因为我对人的生活方式充满了好奇心,我想去研究人的习惯,了解人看世界的角度。包括如何睡觉、工作、煮东西,也想让这些设计为人带去舒服和便利。

我在1999年开始设计浴室,当时作为一个建筑师,我和同事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找不到心目中理想的卫浴用具,于是我决定自己来做。从浴缸、洗手池、灯具等我都有涉猎。我认为这是在家中非常重要的空间,也是我个人最喜欢呆的地方。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才开始慢慢地真正去研究建筑,跳出去看看这个“外面的盒子”是什么样的,对我来说这样才能做一个很好的整合。当然正因为我学习过建筑,在家具设计时会对其在空间中的呈现有着更丰富的想象力,家具和建筑之间本来就是应该相互配合的。现在我处理两者之间的关系比较自由,有时候会做一个整体的,有时候就只是一个单独的东西,我觉得我很幸运,大部分的时候都可以发挥自己的创造力。

今日家具:您说您最爱呆在卫生间,这个空间对您意味着什么?有没有设计方面的心得?

Palomba:我们家里有两间浴室,一间是我的,一间是我妻子和女儿的。我喜欢浴室里面都是白色的,而且表面要有点磨光,能反映天色,就像块白画布,会随着一天不同的时刻和天色而转变。

浴室对我来讲就是一个殿堂,我在那里清洗自己、审视自己,那是我一天最放松的时刻,尤其在冲澡的时候。每天早上起来在浴室准备自己的一天,晚上在那结束自己的一天,然后回到床上进入梦乡。试想一下,我们身体大部分由水组成,当我们年老时身体渐渐失去水分,那浴室就是我们身体中的水和水源的交汇地带。

无论是卫浴还是其他空间,我觉得我最重要的设计理念就是:让设计和人相结合,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我在意和人有关的一切,在厨房人们准备着对自己最有营养的食物,所以厨房对我来讲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生活场景。

今日家具:您出生在一个地中海的岛上,童年对海的美好记忆是不是也对您的卫浴空间的设计有影响?

Palomba:我出生在撒丁岛,位于地中海,是仅次于西西里岛的第二大岛屿,这是个很美的地方。我在这里出身、成长,这里的一切对我的影响都非常的强烈,食物、颜色、海滩都让我难忘。其实在撒丁岛和中国很多文化特色上还是很像的,比如都非常重视家庭的氛围,凝聚力很强。这些文化影响着我,我和岛上的人一样对家人都非常忠诚,对事物严肃认真。

今日家具:您的设计非常的简洁,前几年设计的自宅——油坊改建项目的墙面都是大片的留白,保留原建筑最原始的风味,那么“归于简单”是您的创作理念吗?

Palomba:我同意简单这件事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更加成熟的处理方式。拿油坊改建项目来说,这本来是一座17世纪的油坊,我们保留了它的原貌,把墙壁都刷成了白色,配以自己亲手设计的现代设计感十足的家具,将原始与复古得到完美的融合。虽然在设计手法上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却是我们最喜欢的一种呈现方式,我们在那里享受着假期的每一天。

榨油作坊改造项目室内.JPG

油坊改建项目

今日家具:您说过作为一个设计师、一名建筑家,需要的是不断地抓住变化的细节。您是如何把这些细节转化到您的设计之中?

Palomba: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每个人都要勇敢地接受改变,随着这个社会的潮流走。人类本来就走在一条一直前进的道路上,没有跟上就会被淘汰。我会一直保持我感官的开放,那个雷达永远是开着的。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感受所有身边能够碰触到、听到、看到的东西,不断吸收。如果没有打开自己内心,所有事情都影响不到你,就无法和周围的生活环境产生共鸣。

今日家具:你们目前为止听到过的最好的或是最坏的建议是什么?

Palomba:最好的建议就是做你自己,最坏的建议就是抄袭别人,顺从别人的想法。抄袭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特别是在这个信息如此发达的社会,随时随地,唾手可得。做属于自己的设计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需要长期的积累和努力,有时候还要一些运气。但是如果你不这么做,就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

游艇外观.JPG
游艇设计

后记:在采访过程中,Palomba多次提到他的妻子,言语间处处流露出对她的忠诚和无尽的爱。设计界的伉俪并不多,两人从大学相识,毕业后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工作室,二十多年如一日直到今天,实在是令人羡慕的一对。也期待他们不久后在上海成立的工作室,相信之后我们会看到他们更多的精彩作品。

casa-palomba-salento-00

版权声明:今日家居网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和链接地址。未经许可请勿随意删改文字, 随意删改本站内容,今日家居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