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艺术家百年斗争史:歧视何时才会消失?

导读:
从1526年第一次奴隶暴动到上世纪60年代中期,经过400多年的艰苦抗争,黑人逐渐在美国获得基本的权利与一定的政治社会地位,他们对美国文化所作的杰出贡献也得到了承认。
我创作这些作品,是为了让黑人从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白人从中看到别人的文化
——黑人艺术家 大卫·哈蒙斯(David Hammons)
2020年5月25日,发生在美国的“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在黑人社会中引起了强烈的抗议。

事件发生的十字路口出现了一幅壁画,下方摆满了鲜花。一名黑人艺术家为他写下这样一句话:“我现在能呼吸了”(I can peathe now)。人们用各种方式表达对这件事的愤慨与失望,寻求平等和“呼吸”的权利。

乔治·弗洛伊德画像

乔治·弗洛伊德画像
 
从1526年第一次奴隶暴动到上世纪60年代中期,经过400多年的艰苦抗争,黑人逐渐在美国获得基本的权利与一定的政治社会地位,他们对美国文化所作的杰出贡献也得到了承认。

然而在西方艺术领域,权威基本上仍被白人垄断,黑人艺术家甚至黑人题材的画作几乎很少被提及。著名黑人艺术家克里·詹姆斯·马歇尔说:“当你去美术馆时,你最不可能遇到的是黑人的照片。当谈及有关艺术和美的想法时,黑人的形象亦缺席。”

因为从小就目睹着黑人遭受不平等待遇,社会地位、种族歧视等残酷的现实问题仍是很多黑人艺术家们创作的主题,作品中自然也大量反映了黑人群体在这片土地上的困苦与挣扎。本期今日家具“设计史”,就让我们从美国黑人艺术的发展历程,看看黑人艺术家们所发出的声音。

哈莱姆文艺复兴:美国最重要的黑人艺术复兴运动

哈莱姆文艺复兴(Harlem Renaissance)是美国最著名也是最重要的黑人文艺复兴运动,哈莱姆这个地方几乎成为了黑人文化的代名词。这样一次影响深远的运动,自然有它特殊的历史背景。

1865年南北战争结束后,以“隔离但平等”为口号的种族隔离法令美国南部的白人得以对黑人实行变本加厉的压迫,歧视、私刑、隔离,这让黑人的生活处境愈加严峻。与此同时,随着美国踏入一战战场,大量工作因为白人男性的离开而出现空缺。再加上棉花连年欠收,而北方工业的兴起导致劳动力紧缺,黑人看到了新的经济机会,纷纷坐上向北开进的列车,带着寻找自由的希望,展开了新生活。

20世纪初,随着成千上万的非裔美国人迁移到芝加哥、洛杉矶、底特律、费城和纽约等城市,大规模的移民来到了美国北部,这便是美国历史上有名的“大迁移”。在战后的十年中,北方几个大城市的黑人几乎增加了一倍。

随着生活的改善,越来越多黑人受到了教育,文化程度有了很大提高。这期间,从黑人民间乐基础发展而来的爵士乐风靡全国,黑人对自己的艺术创作能力也有了重新的认知。

黑人爵士乐风靡全国

黑人爵士乐风靡全国

当时纽约曼哈顿的哈莱姆区(Harlem)是美国最大的黑人聚集区,吸引了近17.5万名非裔美国人,最优秀的黑人艺术家和文学家大多数也集中在那里,黑人文化也在哈莱姆生根发芽,因此20年代的黑人文艺复兴运动很自然地以哈莱姆为中心展开,随之影响了全国。

20世纪初的哈莱姆文艺复兴运动(2)

20纪初的哈莱姆文艺复兴运动

哈莱姆文艺复兴运动内容十分丰富,包括诗歌、散文、绘画、雕塑、爵士、歌剧以及舞蹈等。著名黑人学者艾兰·洛克(Alain Locke)是此次文艺复兴的领导人,他编写的书籍《新黑人:一个解释》,在当时的黑人文坛引起了极大的反响。“黑人在美国意味着什么?”对于这一思考的真实表达,正是这一复兴运动的核心。

在序言中洛克写道:“旧黑人不被当作人看待,不具人格,只是个影子。”种族歧视的枷锁一直束缚着黑人表达自己内心的声音,他们自尊心在这一刻觉醒了,不甘愿只是做白人的“背景板”,他们也想要走到台前,于是出现了大批优秀的艺术家。

爱德华·马奈经典油画作品《奥林匹亚》(1863年)
爱德华·马奈经典油画作品《奥林匹亚》(1863年)

在艺术领域,艾兰·洛克提倡一种能够体现黑人感性与视角的独特风格,主张将注意力重新放在非洲艺术及其历史上。洛克鼓励艺术家再现美国黑人及其生活,同时也鼓励描绘黑人独特的生理特征,正如非洲面具通常强调黑人的面容特征那样。他支持艺术家与作家们将“黑人是美的”这一观念公诸于世。

这一时期知名的黑人作家——兰斯顿·休斯(Langston Hughes)在他的宣言中写道:“年轻黑人艺术家现在打算表达我们的个体,没有恐惧和羞耻的黑皮肤的自我。如果白人高兴,我们就高兴。如果不是,也没关系。我们知道自己很美。”

事实上,在哈莱姆文艺复兴之前,美国黑人美术家们总是试图去迎合传统艺术市场的标准,而这些标准的决定者却是白人艺术家。黑人艺术家创作相同的风景画、静物画和风俗画中,则避免任何涉及黑人的内容出现。

随着哈莱姆文艺复兴的兴起,艺术家开始将美国黑人作为他们艺术的主题。尽管绝大部分美国黑人艺术家仍遵循现代主义传统进行创作,但他们也为该传统创造出一种新的变体,即将“种族认同”的问题作为主题。事实上,他们在选择种族主题并进行有力再现的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其重要性并不亚于形式上的创新。

其中黑人创立的刊物也在哈莱姆文艺复兴中承担着重要的作用,目的便是刊登非洲裔移民的艺术与文学作品。这些出版物是一次大胆的尝试,也是黑人知识分子争取社会平等权利的思想策源地。

亚伦·道格拉斯为黑人杂志设计的封面(1926年)

亚伦·道格拉斯为黑人杂志设计的封面(1926年)

这场文艺复兴运动从1917开始,随着20世纪30年代股市崩盘引发了经济大萧条,哈莱姆区的复兴运动也逐渐衰落。1937年,哈莱姆文艺复兴以佐拉·尼尔·赫斯顿的小说《他们的眼睛看着上帝》的出版而正式告终。

这场运动使美国黑人艺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并激励和影响了美国黑人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的后代。有关美籍黑人的生活、身份和文化的自画像被传播到了全世界,挑战了人们对于黑人种族的偏见与固有形象。

哈莱姆文艺复兴还为非洲裔美国人灌输了一种新的社会意识,让他们敢于表达自我,走上历史的舞台,所有这一切都为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成长于黑人民权运动下的艺术家——克里·詹姆斯·马歇尔

1963 年8月28日,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在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前发表历史性演说《我有一个梦想》,这不仅开启了“黑人民权运动”,也启发了一代艺术家的创作。黑人艺术家们想要通过自己的创作来唤醒黑人对自身民权的表达,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就是成长于这一时期。

克里·詹姆斯·马歇尔

克里·詹姆斯·马歇尔

马歇尔出生于1955年,这一时期正是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兴起之时。8岁那年(同年开启了黑人人权运动)马歇尔随父母从种族隔离最严重的伯明翰(Birmingham,美国阿拉巴马州最大的城市),搬迁到了的瓦茨(Watts,洛杉矶南部)地区。然而在这里,白人与黑人之间的暴力事件并未减少,他亲眼见证了震动全美的1965年“瓦茨区动乱”。在这次事件中,30 多人死亡,1000 多人受伤,其中也包括马歇尔的亲人,这也为他其后的创作提供了宝贵的经历。

十几岁时,马歇尔第一次走进美术馆,他立刻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他说:“那时,我每层楼都细细观看,不放过任何内容。之后我又来到图书馆区域,第一次得以不被歧视的尽情翻阅。”通过观看查阅,他发觉被载入史册的艺术作品中,对黑人的描绘严重缺失,即使偶有出现,也只是因为构图、色调或其他需要。对此,马歇尔没有过多抱怨,他只是暗下决心,决定去深入了解艺术史的轨迹,并试图把“黑色”纳入其中。

1978年马歇尔从洛杉矶奥蒂斯艺术学院(Otis Art Institute)获得美术学士学位,1999年获荣誉博士学位,他深受著名非裔美国现实主义画家查尔斯·怀特(Charles White)作品的影响,并曾表示“受到他的作品的启蒙,我想创作一些与历史、文化、政治和社会题材有关的作品。"

与绝大多数艺术家不同,马歇尔在绘制人物肤色时,一滴白色颜料都不用,他的颜色永远都是三种色调的黑:碳黑、玛斯黑和象牙黑,偶尔会使用黄色或蓝色的阴影去修饰黑色的主体。

马歇尔说:“大量使用黑色是为了打破一种固有观念,即黑色无法变得复杂多样,或是你无法创作一幅只有黑色的作品。根据作品的照明方式或观者站立的不同位置,你或许可以看到人物,又或许不能,它会在你眼前若隐若现。它具有某种同时性——在场与缺席,可见性和隐形性。”显然,他在用自己的绘画语言向艺术史发出挑战。

创作于 1993 年的作品《样式》是马歇尔第一幅被大型美术馆收藏的作品,将黑人最为普通的生活场景作为主题描绘了出来,这也填补了非裔美国艺术家在博物馆界长期的空缺。

马歇尔《样式》(1993年)

马歇尔《样式》(1993年)

延伸阅读:现代主义大师阿尔瓦·阿尔托:在地球上创造一个天堂

1997年,马歇尔创作了《昔日》,这幅画描绘了一个非裔家庭正在进行着高尔夫、游艇和野餐等活动的场景,这样在白人眼中稀松平常的画面,确实黑人为之奋斗的目标。芝加哥大都会码头和博览会管理局以2.5万美金购买了这幅作品,而那时马歇尔还远远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

其后在2018年的5月16日,这张作品以2111.45万美元的高价在纽约“当代艺术夜场"上成交,而这个价格是1997年价格的800倍。与此同时,这也刷新了马歇尔个人拍卖战绩,并突破了有史以来在世非裔美国艺术家最高的拍卖记录,这也一下子引爆了人们对于马歇尔的关注度。

马歇尔《昔日》(1997年)

马歇尔《昔日》(1997年)

马歇尔在2009年创作的一系列名为《画家》的作品中描绘了这样的场景:画中人物每人拿着一块调色板,文雅的站在画布前进行创作。马歇尔对色彩和构图的灵活运用达到极致,同时也强调了黑人在画面中占据的主体地位。

在2011年创作的作品《奈特·特纳与老师脑袋的肖像》中,黑暗的房间床上出现了一颗被砍下的脑袋,旁边站着一位男人,这个男人就是奈特·特纳(一位反奴隶制度运动的领导人,曾发起“特纳起义”,在起义发起后的两个月后遭到逮捕和审讯,被施以绞刑。这件作品表明了马歇尔的明确立场,也使黑人的经典形象进入美国的历史和艺术史中。

马歇尔《画家》(2009 年)

马歇尔《画家》(2009 年)

《奈特·特纳与老师脑袋的肖像》
 《奈特·特纳与老师脑袋的肖像》

马歇尔用自己的作品大胆直面美国对于非裔种族的不公正对待。时至今日,64 岁的马歇尔依然每天在工作室画画,没有助理,所有关于绘画的事情都身体力行。当谈到黑人形象在艺术史上的缺失时,他的回答并不尖刻:“你可以将之看作一种驱逐,但作为这种缺失的一部分,我的兴趣在于对它的扩展,而不在于对它的批评。”

2017年,马歇尔入选了《时代周刊》年度最具影响力人物,这也说明了美国主流市场对黑人艺术家的认可,承认了他们的价值和影响力。无数像马歇尔一样的黑人艺术家正在通过自己的方式回应非裔美国人的战斗口号“自尊、团结、自主”。对他们而言,艺术不仅仅只是艺术,它更像是一个工具和媒介,让更多的黑人通过艺术在精神、生活上有更多实际的改变。

正如《黑人美学》杂志主编艾迪生·盖尔(Addison Gail)所说:“对今天的黑人评论家来说,问题不在于一支曲子、一个剧本、一首诗或一本长篇小说有多么美,而在于这首诗、这支曲子、这个剧本或这本长篇小说是否改变了个别黑人的生活,使它变美了多少?这一作品在把一个美国黑奴改造为真正的美国黑人中起了多少作用?”

马歇尔《态度》

马歇尔《态度》

写在最后:

自由、平等是人类永恒的追求,从1526年第一批黑人漂洋过海来到美国已经过去了近五百年,黑人艺术家也逐渐得到了主流市场的承认,但真正完全消灭种族歧视还需要更多的努力。

“乔治·弗洛伊德事件”所引起的社会反响如此剧烈,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对于我们来说,了解这段历史有助于更加全面的看待整个事件,更重要的是行动起来,不让“歧视”在我们的生活中发芽。

美国黑人艺术史上的重要历程:

20世纪20年代,黑人爵士乐走红,这是黑人文化深度走入主流欣赏领域的时代。美国黑人第一次在文学艺术领域获得了空前的成就,极大提升了自己的自豪感和独立精神。

1917年,哈莱姆文艺复兴(黑人文艺复兴)开始,黑人艺术家第一次敢于走出“背景板”,来到人们的视线中。

1937年,哈莱姆文艺复兴随着美国经融危机逐渐衰落,后以佐拉·尼尔·赫斯顿的小说《他们的眼睛看着上帝》的出版而告终。

1954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决学校废除种族隔离的自由运动,这对美国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种超脱于黑人和白人对立的融合主义成为了主流的社会思潮。

1963 年,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在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前发表历史性演说《我有一个梦》,黑人民权运动开始,也启发了一代黑人艺术家的创作。这时期的美国黑人青年几乎参加了所有的激进运动——学生反战运动、新左派运动、女权主义运动,艺术作品也大都和这些内容相关。

20世纪60年代,伴随着民权运动和黑人权力运动兴起的黑人艺术运动开始了新一轮的范式转变,从融合主义转向分离主义。这一时期的黑人艺术体现出了一种“去美国化”理念,确切的说是要求一种“去白人化和去西方化”的黑人美学。

1965年,阿米里·巴拉卡离开格林威治村来到哈莱姆,并创办了“黑人艺术剧目学校”。

1971年,小艾迪森·盖尔编辑的《黑人美学》一书出版,标志着“黑人美学”这一概念被正式确立。

20世纪70年代开始,黑人在美国各个方面都争取到了越来越多的权利,黑人艺术家、政治家、企业家也活动在美国的各个场所中,畅谈着他们的美好愿景。其后也诞生了一个有别于以往的黑人中产阶级,黑人逐渐有了话语权,甚至出现了第一任黑人总统。

2017年,克里·詹姆斯·马歇尔入选了《时代周刊》年度最具影响力人物,这也说明了美国主流市场对黑人艺术家的认可。

2018年,克里·詹姆斯·马歇尔的画作《昔日》以2111.45万美元的高价,突破了有史以来在世非裔美国艺术家最高的拍卖记录。

2020年,“黑人之死”事件发生,美国黑人艺术家们再一次集体发声,呼吁种族平等。

版权声明:今日家居网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和链接地址。未经许可请勿随意删改文字, 随意删改本站内容,今日家居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