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克·盖里:建筑界的毕加索——20世纪最受争议的解构主义

导读:
如今,盖里大量的建筑包括私人住宅早已成为世界知名的景点,美国知名杂志《名利场》将他誉为“我们时代最重要的建筑师”。
弗兰克·欧文·盖里(Frank Owen Gehry),1929年2月28日出生于加拿大多伦多的一个犹太家庭。17岁后移民美国加利福尼亚,现居住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他是当代解构主义建筑代表人物,以擅长设计具有奇特不规则曲线,造型外观如雕塑般的建筑而著称。1989年获得普利茨克奖。盖里曾说:“毕加索对艺术家们甚至是各类建筑形式都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包括我自己。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创新者和开拓者,也是一位不知疲倦、充满热情的艺术家。他把对生命的热情完全投入到创作中,我也一直将这种精神带入自己的工作中。”而盖里也被后人誉为“建筑界的毕加索”。
弗兰克·盖里

立体主义绘画大师毕加索的画作,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解构主义建筑,而画面中所表现的破碎、解析、重组正是解构主义建筑所具有的特质。二者的创作手法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立体主义绘画通过抽象的二维画面,向人们展现着多维的空间世界,解构主义建筑则是直接将多维空间抽象化表述。

“解构主义”这个词最早于1967年,由哲学家雅克·德里达提出,思想渊源最早可追溯到19世纪末,当时哲学家尼采宣称“上帝已死”,并要求“重估一切价值”,他的叛逆思想对当时社会造成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开始出现“拆卸父亲手表的坏孩子”(曾有人将解构主义者比喻成一位拆卸父亲手表并使之无法修复的坏孩子)。

这些理念也随即影响了一批建筑师,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解构主义建筑”理论体系。著名建筑师伯纳德·屈米(Bernard Tschumi)曾说:“今天的文化环境提示我们有必要抛弃已经确立的意义及文脉史的原则。“并总结出三项原则:拒绝综合观念,改向分解观念;拒绝传统和形式间的对立,改向两者的叠合或交叉;强调叠合及组合,使分解的力量能够炸毁建筑系统的界限,提出新的定义。

随着体系的发展,解构主义建筑大师也逐渐被世人所熟知。其中,1988年菲利普·约翰逊在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组织了一场“解构主义建筑七人展”(弗兰克·盖里、伯纳德·屈米、莱姆·库哈斯、扎哈·哈迪德、彼得·艾森曼、丹尼尔·利伯斯金、蓝天组),这也是当代解构主义建筑师的第一次集体登台亮相。

他们要向曾经不容置疑的传统观念发起挑战,将固有逻辑和结构系统进行拆分和重新组合,破除所有的形式规则,创造出一种感性、破碎的空间形态。在这些人中,盖里无疑是最闪亮的那一颗星,无论是他的“盖里科技”,还是由他带来的社会效益,都已经让他成为当代解构主义最受瞩目、也最受争议的代表人物。

001

艺术是晦暗人生的光芒

盖里的父亲是一位美国人,居住在布鲁克林,母亲是波兰移民的犹太人。父亲曾是一名拳击手,退役后主要从事出售弹球和老虎机(一种用零钱赌博的机器,因为上面有老虎图案的筹码而得名)的工作。祖母开了一家五金店,平时店里会产生些类似木块等废弃的零件,母亲则每天花几个小时陪着盖里用这些东西搭建想象中的未来世界。

每个天才的童年必定会有一个引路人,对于盖里来说这个人就是他的母亲。盖里在回忆起童年岁月时他曾说:“所有创造性的基因就在那里。我的父亲以为我只是一个梦想家,不会为之做任何事情。但我的母亲了解我,她会推着我向前走。”

这些美好的时光也一直深藏在盖里的心中,为他成为“解构主义”大师埋下了种子。在他之后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似曾相识的影子,其建筑特点是使用非传统的材料和拥有雕塑般的外观,甚至你还能在其中看到仿佛孩童般“恣意玩耍”的影子。

弗兰克·盖里少年时期

弗兰克·盖里少年时期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加拿大政府开始打击赌博业,他的家庭很快失去了大部分的资产,父亲因此突发心脏病,医生建议换个环境生活。于是在1947年,盖里随家人从加拿大移民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定居。

刚到加州时,新的环境让盖里陷入了迷茫。盖里在被纪录片记者问到为什么会选择建筑时,他说:“刚到加州时一切都让我手足无措,我最开始当起了一名卡车司机。但母亲觉得我这样是不对的,后来被迫去了洛杉矶城市学院,刚开始我尝试过电台、化学工程,但我发现我都不擅长。然后我就问我自己喜欢什么?什么让我兴奋?我喜欢去博物馆、看画、听音乐,这些都来源于我的母亲。冥冥之中我感觉自己会擅长艺术,我最先尝试了一些架构、陶艺课程,并最终选择了建筑。”

与著名建筑师阿尔瓦·阿尔托(芬兰现代建筑师,人情化建筑理论的倡导者)早期的偶然相遇,也加强了盖里对艺术的信念。因为思想太过超前,在大三那年他被自己的老师质疑:“你不适合做设计,回去当卡车司机吧。”这让盖里一度怀疑自己。

学习上不被老师认可,生活上更是坠入深渊。这个时期反犹太主义开始蔓延,南加州大学充斥着反犹的情绪。盖里遭到了多次殴打和欺辱。这个时期他遇到了生命中第一任妻子,同样是犹太人的安妮塔·斯奈德(Anita Snyder)。两个人有着相同的种族背景,这层关系让他们的感情迅速升温,不久后女友怀孕,这成为了盖里改名字的主要原因。盖里原名为弗兰克·欧文·戈德堡,戈德堡为犹太传统姓氏,因为害怕今后孩子也会遭受不公平的对待,因此改为了盖里。

盖里学生时期

盖里学生时期

尽管生活上并不顺利,盖里并没有停下设计的脚步。1954年从南加州大学毕业后,他开始为洛杉矶公司Victor Gruen Associates工作,之后应征入伍,在“美国陆军特勤局”工作了一年。虽然一条腿的关节不好,但由于他善于绘图,盖里平时的主要任务就是为士兵制作家具,正是在这段时间里,他开始尝试家具设计。事实证明盖里是有天赋的,他所设计的桌椅通常大都会出现在高级军官的宿舍。

在1956年秋天,盖里结婚后与妻儿搬到了哈佛,在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城市规划专业开始学习。因为不是自己喜欢的课程,盖里感觉无聊,心中一直怀念着自己在军队中制作家具的经历,于是决定去洛杉矶,开始“Easy Edges”纸板系列家具的设计。

004

003
家具设计

因为家具设计有些名气后,盖里开始开展稳定的业务,包括设计私人住宅和小型公共建筑。经过几年的积累,1978年盖里买下了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的一处二手住宅,并决定将它翻新。这个建筑最初是一个简单的粉红色平房,在完好保留了原本外观基础上,盖里在外层加上了由金属,玻璃制成的外壳。

正如他在纪录片中说道的:“我想要保留房子完整性,所以围绕着旧房子来做些变化。我希望窗子是高高的,不规则的龟裂状。在晚上,因为这些玻璃是倾斜的,它们反射着照进来的光,当你坐在餐桌边,看到的月亮永远是在错的位置。你看到它在上面,但其实你也不知道究竟在哪。建完后有人说这个房子像鬼屋,我自豪地认为应该是‘立体主义’的鬼魂。”

盖里与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公寓

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的盖里公寓

“盖里公寓”很快让曾经安静的街道成了建筑生的朝圣地。而在这个时期,盖里其实并不认为自己可以把这些天马行空的想法转化到日常接触的项目中去,他认为建筑是个服务性的行业,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取悦雇主和团队。

在这时他的一位艺术家朋友迈克尔·黑泽尔(Michael Heizer)问他:“你有没有想过建造一些更永恒的东西,在未来的2000年内都有人会欣赏它们。”盖里非常认同这个观点。这些先锋艺术家们的创作重视内心表达和情感体验,他们努力跳出学院派的藩篱,抛开历史和传统的限制,做感觉正确的事情。这也对盖里的建筑创作产生了巨大影响,后来他对待建筑的态度也是这样,耐心等待愿意为其创意买单的人。

因狂想而生,盖里科技让不可能成为可能

不是每个建筑师都能遇上能自由发挥的项目,作品的优劣往往取决于客户是不是真的可以给予建筑师足够的空间,无疑盖里是幸运的。

维特拉家具博物馆(该馆主要用于收藏并展示19世纪以来约2000余件不同时期和不同风格的椅子以及其他家具设计作品)被誉为全球最重要的“家具设计藏馆”,这也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盖里式建筑”。

维特拉的建筑外观,曲线和直线相互影响,建造的时候扭曲的形状草图不能完全反应出内部结构。当时盖里很泄气,工作室团队有人提议或许可以尝试在电脑上绘图。这种全新的绘图方式,让图纸能够从二维转换到三维,这也让盖里更加放开了创作手脚。

建成之后大家都十分震撼,维特拉董事长在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它时说:“这是我认识的第一座如此自由的建筑,楼梯就像蛇一样蜿蜒,那对我来说是非常新的思想。因为我来自瑞士,一个相对静止的国度,建筑也是固定的。维特拉的吸引力来自于它有一些奇特、混乱,但最后这里面的力量产生了交汇,并最终释放出一种新的秩序。”

维特拉家具博物馆

维特拉家具博物馆

有了第一次的尝试后,盖里之后的建筑都会运用计算机进行落实。但在构想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初期,普通的二维转到三维的技术显然已经不能支撑盖里极为复杂的想法,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的创意。

盖里在这时已经意识到计算机的重要性,因此花心力专门组建了一支特殊的研发团队,也就是后来在全世界建筑师心中大名鼎鼎的——盖里科技(Gehry Technologies)。计算机强大的处理能力让盖里的构想变成专业技术人员可以阅读的语言,也让他由此达到个人想象力无法触及的角落。从这个角度看,计算机更像是一个传译者,让草图落到建筑物之间的步骤变得有迹可循且无比准确。

里斯卡尔侯爵酒店

里斯卡尔侯爵酒店

LV路易威登基金会

路易威登基金会

盖里曾说:“作为一个建筑师,我相信如今我们都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城市的未来不是由弗兰克·赖特或勒·柯布西耶制造的,这些景象都会消失。已经建造起来的作品虽然有风格特点但不能解决社会问题。我认为在当今世界,建筑艺术的唯一出路就是与信息传媒、计算机和人文艺术更广泛深入的联系。”

事实证明他的“盖里科技”做到了,参数化设计不仅让盖里的想法落成,让“不可能”的设计得以实现,也让世界建筑的表皮在两个千禧年后有了巨大的飞跃。盖里科技现在俨然已经成为了建筑行业内的“帝国性”行业组织,全球许多著名的建筑背后都有它的身影,包括扎哈事务所、努维尔事务所、马岩松事务所等都是他的客户。北京鸟巢、上海迪士尼、Facebook新总部等都有他的影子。

盖里与扎克伯格讨论Facebook新总部方案

盖里与扎克伯格讨论Facebook新总部方案

用建筑振兴一座城市

20世纪90年代以前,西班牙北部城市毕尔巴鄂传统钢铁、造船业工业日渐衰落。为实现城市复兴,当地政府不惜耗费巨资、力排众议,委托盖里设计建造“古根海姆博物馆”。于是,内维隆河湾旁便有了这座犹如“银色航母”的建筑静静停泊,阳光下,鱼鳞状的钛金属板熠熠生辉。

事实证明,这个赌注下对了。随着博物馆的建成启用,大量的海外游客涌入,毕尔巴鄂市建起了机场、地铁、新的码头,晋升成欧洲新的艺术文化中心。一座建筑带动了一个城市的发展,这是建筑史上少见的奇迹,盖里也因此成为享誉国际的具有独特个人建筑风格的建筑师。

这一成就,也为建筑界和城市规划领域创造了一个新名词——“毕尔巴鄂效应(The Bilbao Effect)”,专门用来指此类前卫建筑成为城镇救星的现象。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也被称为“世界上最有意义”的博物馆,《纽约时报》更是形容它为“一个奇迹”。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

古根海姆的门口前,有一只小狗蹲在帅气的博物馆门口卖萌。这是Jeff Koons的艺术作品“Puppy”,是博物馆的永久性展品。当记者问道为什么会选择一只狗永远的站在门口,盖里说:”我希望我能讨厌这只小狗,但是

我发现自己被它迷住了,一定程度上说这有些讽刺。但这只小狗的确十分具有魅力,就像迪斯尼卡通形象高飞一样。”

古根海姆博物馆边的“狗”

古根海姆博物馆边的“蜘蛛”

古根海姆博物馆边的“狗”和“蜘蛛”

盖里喜欢一切有趣的事物,在一座博物馆门口放一只“大狗”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在他的作品中经常能看到各种动物,比如最常出现的“鱼”。盖里喜欢鱼,或许是因为盖里从小生长在犹太文化气氛浓厚的家庭中,在犹太人的宗教里,鱼是生生不息的象征,他们的救世主曾经化为鱼来解救他们。

伟大的建筑同时也是具有很强公共观赏性的艺术品。所以,建筑师们在进行创作时不仅仅是根据自己的灵感,还会融入很多人文因素,这样才能使建筑作品打动更多的观赏者。

巴塞罗那“鱼”

巴塞罗那“鱼”

盖里与“鱼形灯

盖里与“鱼形灯

伟大与孤独相伴,在争议中继续前行

美国著名动画片“辛普森一家人”曾嘲讽盖里设计的沃尔特·迪斯尼音乐是“垃圾桶里拎出的灵感”。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在2007年起诉盖里公司,因为高度复杂的结构导致史塔特(Stata)科技中心发生大楼漏水,发霉,出现管道问题。

沃特·迪斯尼音乐厅

沃尔特·迪斯尼音乐

史塔特科技中心

史塔特科技中心

这些都没有影响盖里继续他的建筑狂想。正如外界嘲讽盖里的作品,但他依然备受爱乐乐团指挥家与听众的爱戴,这就是这座建筑成功与否的最好证明。

在2014年,西班牙阿斯图里亚王子艺术奖新闻发布会上,一位记者用“花哨”来评述盖里的作品,弗兰克·盖里竖起了中指用强硬的态度来回应质疑,他回答说:“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在今天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上,98%的建筑和设计完全是垃圾,它们没有设计感,没有以人为本,死气沉沉。”

事实上,大部分著名解构主义建筑师都被舆论所质疑,但表现出来绝不妥协的态度都如出一辙。扎哈·哈迪德在被记者问道会不会担心自己的建筑和周围的不和谐的问题说:“难道周围都是垃圾我也要去和谐吗?”

人们总是害怕改变,会对新事物感到恐惧。就像当年巴黎人痛恨埃菲尔铁塔一样,盖里的作品最初出现在每个地方都会受到不少人的厌恶。但用不了多久,他的作品就会变成旅游胜地,甚至在几年后成为城市的地标。

其实当盖里第一次看到完成后的古根海姆博物馆时,自己都不太能接受最后的结果,以至于看到的都是这栋建筑的缺点。但过了几年后他再次仔细审视这个建筑的每一个角落,发现一切都是如此契合。

任何事物都需要经过时间的锤炼,建筑也是一样,有些教堂甚至花了上百年来修建,人类所创造的伟大建筑的意义远远不局限于当下。就像大文豪雨果所说:“建筑是石头的史书,人类没有任何一种重要的思想不被建筑艺术写在石头上。人类的全部思想,在这本大书和它的纪念碑上都有其光辉的一页。”

比克曼塔

比克曼塔

在获得1989年普利茨克奖时,盖里说:“我为了建筑着迷。建筑学就是人类的方程式之一,但是对我们这些实践者来说,我们坚信它是可以改变的,它可以启发人类,丰富人类的经验,它可以化解误会,创造更美好的人生。”

盖里的作品在独特的建筑形态下蕴含着他对于社会各种文化现象的深刻理解。他将建筑孕育成城市的生命,随着时间的推移、时代的发展,它们能呼吸、会成长,持久地散发着生命的活力和时代的光芒。如今,盖里大量的建筑包括私人住宅早已成为世界知名的景点,美国知名杂志《名利场》将他誉为“我们时代最重要的建筑师”。

版权声明:今日家居网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和链接地址。未经许可请勿随意删改文字, 随意删改本站内容,今日家居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