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梁永标:好的“设计”就是没有“设计”

导读:
梁永标,广东广播电视台房产频道《家居大变身》梦想导师、推荐设计师。

人物简介:

梁永标,广东广播电视台房产频道《家居大变身》梦想导师、推荐设计师

大学就读于广州美术学院版画专业,广州森杰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泉塘68原创艺术空间创办人,广东省集美设计工程有限公司项目艺术总监,广东省陈设艺术协会副会长,广东省陈设协会公共艺术分会会长,广州市雕塑学会理事,广州市思哲设计院有限公司艺术总监,广美设计研究院特聘艺术总监。

个人荣誉:2003年著《中国当代环境艺术设计师——梁永标的装饰世界》一书。2006年被评为由广州市政府与羊城晚报主办的金羊奖“ 羊城十大新锐设计师”,2006年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专家组成员,2007年获得由国家城市雕塑委员会颁发的“城市雕塑专业资格证”,2007年获得“金羊奖2007年度中国十大设计师”,2007年荣获广州国际设计周“精英人物”殊荣,荣获第三届中国国际设计艺术观摩展2007年度设计艺术贡献奖。

梁永标
梁永标

题记:

好的设计应该是“没有设计”,整体和谐舒服,和谐共生,没有刻意的痕迹,在采访过程中,梁永标老师一直强调这一点。他的设计,不存在舶来的“设计感”,不强调流派思想、个人风格或者任何可以迅速概括的“标签”,一切浑然天成。或许内心平静,手才能平稳。

梁永标老师以自然、环保、个性化为设计宗旨,擅长空间规划和色彩搭配,把最能表达自己艺术语言的版画、雕塑艺术天分融入设计之中,极大地提升了空间设计的艺术效果,让使用者能触摸生活本体和品味,沉醉于此。

梁永标岭湖宾馆
岭湖宾馆

初生牛犊——误打误撞成为设计师

今日家具:据了解,您大学期间在广州美院学习的是版画专业,可以说和之后从事的室内设计南辕北辙,一个是纯艺术的专业,一个是设计专业,您是怎么在毕业之后踏上这行的?

梁:毕业之后准备找工作,以前也没有想要靠艺术为生,我们专业毕业去杂志社比较多,但那时候我找不到好的杂志社,刚好广东省第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来我们广美要人,老师就推荐我们几个去了。刚开始我什么都不懂,被分配到一个下属的分公司。建筑公司觉得我们广美的学生肯定很厉害的,什么都会,上来就安排我们去东北做工程。我们几个背着各种画图纸的工具就去了。

今日家具:什么都不会,您去那里一定很害怕吧?

梁:那没办法,害怕硬着头皮也要上,边学边做。好在工人都会教我们,哪里错了,哪里要改,图纸怎样画的,这些他们都会耐心教我们,到如今我还是很感激他们。施工图基本的规范也不复杂,慢慢我也就都掌握了,但是那时一直觉得自己还只是个画图员,大概从业十年后才真正有设计这个想法。以前是觉得东西画得好看就好了,都是往上做加法。所以为什么以前做设计都叫“装修”,装了不好看再修。

梁永标北京福星会馆
北京福星会馆

今日家具:过去二十年,伴随着轰轰烈烈的经济发展,家装行业也逐渐发展起来,从“装修”到“设计”也经历了一个过程,那么梁老师在这家建筑公司待了多久呢?

梁:说起来也很幸运,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一个可以接到一千多万项目的机会,那时候我才毕业一年,大约是1993年的时候,也是无知者无畏吧,就开始做投标的准备工作,好在前面的积累还算扎实,我中标了。

今日家具:接了这么大的工程,应该就直接辞职自己当老板了吧?

梁:那时候还不敢辞职,是向公司请的病假,一下请了半年。后来老板大概也知道我在外面接了项目,就找我谈话,说别请病假了,看你气色这么好,哪像生病?知道你有事,请事假算了。想想也好就请事假了,毕竟请病假还要付我工资,但还是没辞职。因为那时候大多数人的观念就是这样,毕竟在国营单位,自己接项目都是偶尔赚些钱,不会长久。后来还回去工作了几个月,但见过了外面世界,再回到国企就感觉落差太大了,于是后来我便在1995年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今日家具:您的心态应该变化挺大的吧,这么年轻就赚到这么大一笔钱,有一夜暴富的感觉吗?

梁:一开始有钱了,我去工地踏着锃亮的皮鞋,穿西装打领带夹着个包,手上还拿着个水壶,觉得自己牛气哄哄。当时真的觉得自己状态很好,那时还不会开车,却已经买车了,还请了司机,现在回想起来是件很有趣的事。要知道1993年一个月工资加奖金还不到七百块钱,那时候赚几百万都是天文数字了,其实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挺后怕的,如果心理调整不过来的话很容易出问题。刚好做完那一单,国家就出台了“紧缩银根”政策,现金收不回来了,后来100多万的尾款收了20年才收完。

雅郡花园
雅郡花园

延伸阅读:对话何永明:左边是马云,右边是星云

回首十年——复杂隐于简单

今日家具:大环境下的宏观政策改变了,加上您自己又算是大学生创业,后面公司发展还顺利吗?

梁:1995年我自己开公司,跌到了谷底,几盒名片的生意我们都接,一盒就赚几十块钱。后面也断断续续接到了一些工程,到2003年的时候,我已经不想做了,想放弃,幸好当时身边有贵人和我说:“你离成功可能也就只隔一张纸的距离,你比外面那些搞装修的强多了,你现在有车有房,还自己开了餐厅,什么都有,别再继续无病呻吟了。”我自己想想也对,就坚持下来了,但不做工程了,专做设计。

接下来就抛开杂念一门心思做设计,刚好那时候媒体都起来了,找我们刊登作品,那时候才知道原来设计师也要自我营销的。做完作品,要去投稿,参加比赛,有了知名度,收的价格自然就高了。我接的第一单别墅项目的设计费是50元一平方米,第二单就直接涨到250元了。那时候我沉迷于设计本身,虽然做得很累但是很开心。可是我完成一个作品需要很长时间,我没想到从经营的角度去做,所以我其实赚不到多少钱。

今日家具:您在设计过程中擅长运用“减法”,用最少的空间形式来表现丰富的概念,您能详细介绍一下吗?

梁:以前就只知道加法,那时候我开始受欧美设计师影响,比如赖特、贝律铭、密斯。我意识到是时候做简约做减法了,特别是之前有段很烦躁的日子,所以对干净的空间特别有感觉。和业主们沟通交流了我的想法后,发现业主也喜欢相对简单的日常生活环境。

其实简单的东西更难做,对采光、对比、疏密的要求都更高,比如一扇窗多一厘米就不好看了,再比如有个酒店的项目我想尽量把灯简化,但仍然要达到那个照度。装饰做得比较少,可能也是受到贝律铭的影响,我喜欢用大理石墙面,后来我又开始追求光线,其实每个时期我对简约的要求是不同的。

今日家具:马克·吐温曾说过:“如果你要我给你准备两个小时的演讲,我今天就可以给你。但是如果你想要我准备5分钟的演讲,我可能需要2周来准备。”说明“简约”的并不“简单”。设计也是这样。那么,从1993年刚毕业到2003年真正开始做设计,可能毕业前十年是个必然要经历的过程,您是怎么看待这段时光的?

梁:我是属于体验型的设计师,而不是学术型的设计师,不像有些人可能从一开始就很有规划。而我一步步也都算是随性而至,特别是前十年,我的运气也不差,因为自己第一桶金赚了也不少。有时候我的太太会取笑我,说我就是在那一年房子、车子、老婆、儿子都有了。但是后来我又经历过很多,起点太高掉下来落差也大,我坚持下来也不容易。

九龙公园
九龙公园

游刃有余——设计都是相通的

今日家具:您也曾会做过园林设计的项目,日本建筑大师隈研吾有套理论“让建筑消失”,就是要让建筑放在自然中,就像是早就存在的这样,这就需要园林的配合,您对建筑与园林之间的关系是怎么理解的?

梁:我在接室内设计的项目的时候会先去看现场,看有什么要保留的,我都会尽量保留下来,比如曾有一个酒店项目,房子前面有颗树就想要保留下来,我认为那是非常棒的东西,那本身就是一幅画。虽然设计过程比较复杂一些,但效果还是值得的,酒店里有一个房间,从窗户望出去直接就可以看到这棵树。

今日家具:“春日的阳光懒洋洋地洒照在徽州的灰瓦白墙,刚发春芽的老树投影在白墙上,这种影像刹那凝固在我的记忆中。”您的作品“徽影”给了我这样的感觉,而您是怎样把徽派建筑的神韵再现在一把椅子中的?

梁:其实最先是看了一张罗思敏老师拍摄的照片,那时我们每半个月就会和三五好友一起喝茶聊天,分享一下近段时间觉得好玩的东西。他给我看了去徽州拍的照片,我就觉得很喜欢,在脑海里就留下了印象。刚好有一个家居博览会邀请了我们广州十位设计师每人帮他们设计一个家具,放到展览上亮相。主办方要求设计成东方风格,我就想到了徽州。我做设计时,经常会喜欢跳开思路。比如说设计椅子,我就不会去想椅子原来是什么样,不会受到产品的概念本身的影响,而是会从建筑、绘画等其他范围中抽象地提取一些元素来融入我的设计。因为当时我太太刚好画了一些水墨画,淡淡的,恰好很像徽州建筑墙壁上那种青苔的感觉,于是就有了采用徽州风格的想法。

另外一个就是“一支红梅”,当时是在看资料,刚好看到一支红梅,红梅这个元素很东方,寓意很好,我就想要到打破常规,要为女性设计一个公共座位。

雕塑
雕塑

今日家具:人们说,设计都是相通的,梁老师家具设计得很好,后来又怎么想到要往雕塑方面走了呢?

梁:有段时间我的人生很灰暗,做的工程项目都拿不到钱,因为那时候给东北的一些夜总会做项目,客户都是些黑社会。又看到我的同学去了欧洲,我觉得很羡慕,于是自己也去了。去完以后发觉自己不该这么活着,因为以前做工程的时候都很累,每年春节都不能好好过,都是大家互相追债。我自己开了餐厅,发现也不赚钱,于是我开始思考很多问题。我又开始重拾画笔,因为以前上学的时候我很喜欢画“三国演义”里面的人物,打仗的时候的骑着很多马,我就开始画马了,我偏好用写意的手法来绘马。

2004年我去了清华大学读研修班,有个同学看到了我的画很是喜欢,说希望我可以把这做成雕塑,我说好。但谁知这一句话,竟然等了十年,我是十年后才想起来去做雕塑。一试发现自己还挺上手的,毕竟之前学习过版画,因为做设计会画画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在绘画方面功力也还可以。首先我有了匠人的快乐和沉迷,之后才是思想上的东西。

梁永标雕塑

今日家具:做雕塑的时候会在脑海里先有个画面吗?

梁:有时候做东西之前是没想法的,做的过程中和泥巴去交流才有感觉。一开始我喜欢做瞪眼睛的马,后来我喜欢安静,就做了很多眯着眼睛的马。后来想我为什么要做眯眼睛的马?可能是因为不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而活,可以做自己内心的东西了。现在再回过头来看,发现还是喜欢瞪眼睛的马。我中间做了很多别的东西,但还是喜欢最初的,当然也不是说后面的不好,其实就是种矛盾,如果一个艺术家的所有作品全都是一个样子也没有意思。

今日家具:抛开设计师这个称号,您更愿意别人怎么称呼您?

梁:可能是生活家吧,虽然还没有达到,但这是个目标,因为做设计就是去引导业主的生活方式,那首先自己要会生活。

后记:

在本次采访还没开始大家闲聊的时候,梁老师给我们讲解桌上摆着的“沙梨果树翻模小摆设”制作过程,说道“果树回糖”的问题:在果子成熟以后一段时间不摘它会自动把养分吸回去了,这样树就可以更好地继续生长。

正如同年轻的时候做过了很多事,每件事情都会结一个果,经过漫漫岁月,越来越知道自己最终想要结哪个果,然后就把养分集中到那个果实上,使其饱满壮大。梁老师在兜兜转转后又把重心回归到“纯艺术”上,时常自己做做雕塑,偶尔教年轻朋友刻刻版画,就像很多年前自己刚开始学习时那样,简单而快乐。

版权声明:今日家具网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和链接地址。未经许可请勿随意删改文字。 随意删改本站内容,今日家具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