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陈万里:回归昨日,让生活更美好,携手‘今日’设计在历史中做思考

导读:
希望设计对生活方式起到引领的作用,回归昨日,让生活更美好,我们在历史中寻找答案;携手今日(《今日家具》),在现实思索中创造历史。
陈万里,广东广播电视台房产频道《家居大变身》梦想导师、推荐设计师

1983年考入中央工艺美院室内设计专业(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1989年研究生毕业于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建筑系建筑设计专业(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前身),获硕士学位。1991年自费游学美国三年,1993年受聘于香港专才计划,同年在香港注册成立万里建筑(香港)研究所。1995年创办广州陈万里建筑研究所,2001年更名为广州陈万里建筑设计事务所。公司从1995年成立以来,研究与实践并重,设计过70多家星级酒店;为40多个大型商场、写字楼、房地产项目提供过规划及设计,也进行过多项城市、建筑、室内设计专题研究探索。

陈万里现为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全国有成就资深室内建筑师、高级室内建筑师、广州文化创意产业协会监事、工商联室内设计师公会副会长、2002年入选《中华英才》大典。

部分获奖作品及著作:

2009年中国饭店业协会2009酒店设计金堂奖铜奖、2009年第三届广州装饰设计大赛银奖,2008年广东环艺设计大赛银奖、2007年中国十大设计师金羊奖(南部区)、2005年首届广州装饰设计大赛银奖、2004年广州新白云国际机场综合办公楼室内设计一等奖 第一名(广州科技委评标专家组)、1990年广州火车站广场环境美化设计大赛三等奖、1987年国家星火计划项目----四川官渡新镇规划、1987年全国装配式大板住宅设计方案竞赛方案奖。撰有《客厅设计最重三次肌理》《软构城市》《地方文脉是酒店设计的核心》等。

部分设计项目:

景德镇金意陶总部综合楼及展厅、广州珠江城大厦(全世界最节能甲级写字楼)、珠海东方傲景峰住客会所、广州昊胜酒店(四星)、东莞御苑花园别墅及会所、 广州金海马万星家居中心、香港大家乐快餐连锁店、北京钓鱼台国宾馆6号楼改造、北京天安门城楼改造。

编者按:本刊记者魏广寿前往广州采访陈万里老师是在六月中旬,广州的天气已经变的炎热起来,采访之前,一想到要面对一位当前设计界德高望重的前辈,加之天气原因,记者略显紧张。但敲开陈万里老师办公室门的那一刻,气氛瞬间融洽起来,在本刊记者到达之前,陈万里老师已经放下手中的活,衣冠整洁的坐在办公桌前,等待记者的到来,“天庭饱满、地格方圆的面孔上,一丝云淡风轻的笑容谦逊的从圈脸胡中透出,乍一看更象是个画家”,这是本刊记者魏广寿对陈万里老师的第一印象。这位数十年致力于设计的前辈在那个下午,用他的真诚以聊天的方式简而不单的表达了他对当下中国家具设计的深度思考。
 

黄昏下的黄昏下的广州长隆酒店(五星)游泳屋顶

岭南文化的启示:观古今、融中西,本性不动

魏:陈老师好,非常荣幸能够采访到您,我们《今日家具》本期内容主要想从设计的角度听您阐述一些探讨当下生活方式的看法。根据对您的了解,作为行业记者,我个人非常希望向您讨教一些真知灼见,希望老师不吝赐教。

陈:好的,我也很乐意分享一些经验和看法。我年轻时游学大洋彼岸,《今日家具》这本杂志在当时的美国市场,已经颇有影响、品牌效应显著,近年在国内搞得也很不错。

魏:谋面之前,在我的想象里您更象是个高古且略带傲骨的画家,刚才也在您的办公室看的您的书画作品,请问绘画对您的设计有哪些影响呢?

陈:是的,我除了做设计,还喜欢经常画画,我觉得艺术和设计之间是相通的,绘画是色彩和线条的艺术,同时又是营造空间意境的不二之选,色彩的运用与线条的勾勒与建筑设计有着千丝万缕的内在联系,无论是绘画、书法、还是园林、建筑,中国艺术都是与自然环境分不开的。广州在20世纪初在西方文明的冲击下形成的岭南画派,可以说是中国传统绘画的革命派,它的产生,对绘画领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同时,它也引领着建筑师的审美。

魏:刚才您说到岭南画派是中国传统绘画中的革命派,在我个人的印象里,广州、甚至整个广州在近现代出现了一大批人物,从康有为、梁启超到孙中山,还有高剑父、高奇峰等等,都是岭南文化孕育的,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力。而广东基于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理位置,我想他的文化应该是很特殊的,因为从商业到文化,它最早和西方产生交流和碰撞。您怎么看呢?

陈:岭南画派、岭南建筑学派、南禅顿悟这三大因素共同构成了广州文化的精髓,没错,广东的文化里之所以有革命性的特点,是与地域因素分不开的。但它另一方面有很保守,又似乎很本土、很老套,特别是设计方面。

魏:能说说具体案例吗?

陈:就设计而言,记得有一次广州的设计团队去上海参加了一个活动,主要目的是双方拿出各自的作品以作品展现地方设计的状况,展开讨论。广州方面的设计师拿出的作品不是酒店就是餐厅,关注点也基本在作品的规模和经济效益上,而上海方面的设计师拿出的作品很精致,是一把椅子,关注点在艺术文化的探讨上。

在这件事情上完全暴露了两个地域不同的追求,广州方面的设计师似乎很受打击,回来之后展开了一次大讨论。另外,还有一次,记得上海的设计师曾经不经意间问了一个问题,说广州的设计师自己的生活质量如何?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却把这位设计师给问住了。在这个问题提出的瞬间,这位设计师觉得无言以对,他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都是在工作中忙于设计,几乎忽略了生活体验,回去之后这位设计师一口气给自己买了一套别墅。

魏:这也是一件趣事,同时也从侧面反映出一些问题来,这让我想起了某位设计师说的话,大概意思是说,设计师本身要在设计的过程中注重生活的体验,最起码对自己设计的作品要从体验的层面做足够的了解。您是否觉得这也是个值得设计师去思考的问题呢?

陈:是的,现代都市的生活节奏太快了,人们基本处于一个高速运转的状态,很多人没有时间和精力慢慢的体验和享受生活,设计师也不例外。其实这个问题恰好涉及到了我们今天聊的话题:“生活方式”。我觉得现在的设计师,特别是年轻设计师似乎有些为设计而设计,忽略了设计的初心是什么。


广州长隆酒店(五星)游泳馆内部实景

居住的艺术:天人合一的城市建构理想

魏:那您觉得设计的初心是什么呢?

陈:这个话题比较大,我们现在讲初心,其实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初心,周朝的初心是诗书礼乐,不奢侈、不浪费。道德经的初心是均衡说,南禅顿悟的智慧是保持内心本性不动。两宋的初心是简约。其实初心透露的是每个时代对生活方式的理解与表达,只是方式不同罢了。随着时代的变迁,新的元素在诞生,这里面有不变,也有变;变的是内容,不变的是精神诉求。

从一本书说起吧,民国的时候有一本书叫做《生活的艺术》,在西方的贵族里影响很大,他们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贵族生活方式,生活的艺术讲文人雅士、风流才子生活的习惯,却没讲到东方精神层面更深刻的东西。我们的中医、太极拳,最根本的是禅文化,可以说,东方的禅文化是东方思想精神的代表。

魏:凑巧,林语堂先生这本书我也接触过,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书中说:“大自然本身永远是一个疗养院。它即使不能治愈别的疾病,但至少能治愈人类的自大狂症。人类应被安置于适当的尺寸中,并须永远被安置在大自然做背景的地位上,这就是中国山水画中人物总被画得极渺小的理由。”我觉得您刚才的这个观点比较新颖,因为一般在我们的印象中儒道释三家共同构成中国文化的精神命脉,我个人觉得南方的地理环境似乎更适合滋养道家文化,在您这里,禅文化似乎有了新的诠释。您这一观点的形成是否和地域有关系呢?

陈:当然有,但不全是。咱们谈到生活方式,其实我觉得当今中国人的生活,或者企业家,已经进入到这个层面。我们传统的家居产品本身就朝这个方向追求。一个起居室、一个卧室,一个亭子,一个平台,一个花园,肯定不单单追求的是实用的价值,还有一种精神的享受,今天回归到这个层面,这是一个好事情。从浮躁的市场化、物质主义回归到原本的平静,讲究精神,讲究享受,讲究历史底蕴。

魏:简易、变易、不易。其实生活方式在历史的浪潮中变且不变的运动着。之前看到您倡导“居住的艺术”,可以简单分享一下吗?

陈:谈到居住的艺术,琴棋书画诗酒花,柴米油盐酱醋茶,居住占据了我们生活很多方面,关于居住,当业主需要买房子的时候,就会做出不同的选择。其实古人已经给我们今天的城市设计留下了可供参考的数据。中国历史上,周朝的方式大概是100户为一个社区。西方的柏拉图认为5040人为一个社区最为合适,亚里士多德认为容纳100到10000个人的城邦最佳,当然这是古代的一种理想状态。现代足球场的大小,基本上是古代广场的大小,6000人左右。

魏:是的,您刚才提到这一点,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是现在的中国,城乡二元结构之下,居住的方式似乎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城市居民区的设计似乎很难满足人们合理的需求,至少在精神层面就很不合适,比如和自然的隔绝,特别是对00后的一代小孩的成长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城市如此,农村也同样面临这个问题,有些地方提倡新农村建设,其实在外观整齐划一的外表下,打破了原有的生活方式,很多新农村的设计忽略了实际问题,农业生产和生活反而不方便了。对于这个问题您怎么看待呢?

陈:这个问题很确切,与我们息息相关,我接着刚才说。比如我刚才说的城市小区的合理规划,除了大小合适之外,还应该留有一定的空间,栽培植被,因为我觉得城市的建设应该从传统建筑中汲取营养,而最好的方式就是回归自然,如何回归自然呢,就是想办法让人的居住环境与自然发生沟通。

魏:您的这个构想非常合理,但也是否需要时间,还有国民心态的改变?

陈:这种回归当设计趋于合理,人就不会孤独。满足了物质生活层面的需求,接下来需要解决的就是精神心里层面。我觉得一个社区人文精神的成熟需要25年,这个数据不是我随意构想的,它来源于科学研究的成果。国外的学者也有一些建议,主张世界应该是一个联盟,由200—1000个区域按照自然地地理形态分布,但这是一个理想社会,也就是马克思说的共产主义社会。传统的家国天下都是与宇宙一一相对的,四合院的文化就是一个小宇宙,中国人总是考虑与自然地和谐。
 
三亚蓝田温泉酒店餐厅外景
 
返璞归真:设计从历史中寻找答案

魏:按您所说,当代中国的设计(包括建筑设计与室内设计)还需要做很大的努力,您觉得这主要依赖什么呢?

陈:审美教育还是很重要的,我曾经提出设计审美基础教育,希望我们的义务教育里将设计审美普及化,让孩子毕业后具备一定的审美能力,英国现在就是这样,中小学普及艺术设计教育。客观的说,中国的现状很不乐观,但是好在现在回过头来了,我们的国家开始重视审美教育。

恩格斯的辩证唯物主义,其中就谈到了物质和精神如何交流的问题。我认为物质和精神的沟通需要一个桥梁,也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恩格斯提出了“意识形态”的概念,但是我们常常把这个概念狭隘化,通常会习惯性地认为它只是政治用词。但实际上“意识形态”是个心理学概念,它的意义很广泛。历史、文学、诗歌、音乐都是一种意识的表达形式。从字面不难理解,意识是有形态的,从这个意义上讲,空间是更高层面的桥梁。我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最高境界就是禅宗。比如山西的云冈石窟,就是空间设计的一种表达。
 

魏:说到这里,其实我想说敦煌的莫高窟、洛阳的龙门石窟等等似乎都是一种很高妙的艺术创造,而这些恰恰把绘画、雕塑和空间构造联系到了一起,而且您刚提到云冈石窟,那么您既然对绘画有一定的钻研,肯定对佛教的造像也有不同角度的解读,可否再具体?

陈:是的,特别是敦煌、云冈的艺术给我们今天的设计留下了很多的宝贵遗产,就拿云冈石窟举个例子吧,每个佛窟都有一个天窗,光线均匀,给人的感觉是将空间定格在那里,这是一种很伟大的创造。我们在设计房屋的时候,完全可以借鉴这个优点,窗户朝北的屋子,就非常适合小孩子居住,对于孩子的生长是非常有利的,因为它光线均匀、柔和。

还有,说到家具设计,我想用一个以小见大的视角来说明这个问题,比如椅子,国际上几位优秀的设计师都对中国的明式家具有所改造,在此基础上设计出了很优秀的作品,并广泛的应用于我们的生活中。世界建筑史记载的四位大师都设计过椅子,其中柯布西耶设计的躺椅、密斯设计的金属椅,在材料运用、工艺美观方面都很独到,到今天还在世界各地销售。香港有位大收藏家,收藏了世界上近现代的100把椅子。但这100把椅子,绝大部分是国外设计师设计的,却没有中国设计师的作品。可惜了这一个诞生山水画、苏州园林、世界顶尖明代家具的国度。明代圈椅、官帽椅是那个时代的顶峰,也是世界硬木家具的顶峰。世界范围的设计师,用不同的材料、工艺,围绕明代圈椅、官帽椅模仿重构,或梦想超越,真是浪潮滚滚,波澜壮阔。2006年,中国已经位居世界家具产量第一、出口第一。但都是来样加工的占绝大部分,自主原创家具令人汗颜。

魏:这确实是中国家具设计的一个痛点,好的东西往往被主流所忽视,真正静下心来做优质的设计的确不容易,但正是这份不易,才显得坚持可贵,那么您在这方面有所实践吗?

陈:其实每个设计师都有设计家具、设计椅子的冲动。我闲时先将几个腹稿之一建模画出加工图,并进行工艺的研究探讨。这把椅子我命名为“飞燕椅”。首先是型构的创新,同时设计运用了参数化技术,把硬木造型来一记革新创造,这在古代和近现代都是没有的。构思是榫卯结构、硬木制作。其中有对明代圈椅、官帽椅的敬意,更有重现大唐气势的畅想。

延伸阅读:对话覃思:一位澳门建筑师的“设计人生”与“人生设计”
 

飞燕椅

明代家具虽然是顶峰,其实家具在大唐及魏晋,工艺造型审美已经相当成熟,木构榫卯更是气势非凡。大唐的建筑物目前还存在于世的有几座,五台山佛光寺、南禅寺大殿,其斗拱硕大、屋檐挑出深远居木构建筑之最。家具也不例外。高僧写的书籍记载修行打坐的姿势有72种,就像我们看到500罗汉的各种形态。虽然一般认为盘腿打坐最有效率,“席地坐”也一直流传,至今在东亚、东南亚国家延续。但“垂足坐”的椅子在现当代生活、空间造型,影响广泛深远。

好的家具设计构思是成功的一半,而把实物造出来,才更考功力。图纸做好后,首先是大范围地找有技术传承的木工,需要一起研究新的受力榫卯结构、加工工艺。结果两年多到现在还没落实。

魏:有什么困难吗?

陈:因为精通传统工艺又具创新能力的师傅很难找。还好,有行家指出,运用实木以外的钢结构或者高分子树脂结构,可以完美地将“飞燕椅”加工完成。只能继续寻找师傅及替代材料,继续探索,希望“飞燕椅”能尽快展翅翱翔。其实我们不难发现一个问题,很多办公室现在喜欢陈设一些中式的家具,而办公桌配备的往往是金属材料或者皮具椅子,真正带有中国元素的椅子几乎没有,这也是我多年在努力去做的一件事情,现在这个系列的椅子设计已经初有成效,希望不久的将来它可以出现在办公场所中,体现中国人的设计,我想这也我们向传统致敬、回归的一种方式。

魏:是的,其实这是整个的中式文化的回归,不仅是设计风格的中式,也包括生活方式对中式元素的回归。最后一个问题,那么您可否简单的对设计回归的理念做一个总结呢?

陈:很简单,酥康城市的逻辑:造价低,品味高;岭南生活美学:融古今、汇中西;周朝诗书礼乐:不奢侈、不浪费;南禅顿悟的智慧:内心,本性不动。

魏:好的,感谢陈老师的精彩分享,希望能再次听到您的真知灼见,同时也期待您的理念能够落实在实物上,期待。

陈:不客气,希望设计对生活方式起到引领的作用,回归昨日,让生活更美好,我们在历史中寻找答案;携手今日(《今日家具》),在现实思索中创造历史。
 

夜色下的三亚蓝田温泉酒店餐厅

版权声明:今日家具网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和链接地址。未经许可请勿随意删改文字。 随意删改本站内容,今日家具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