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谢天:设计不应以人为本,而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

导读:
谢天,艺术家、设计师,杭州一直建筑设计事务所合伙人兼设计总监,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学院国艺城市设计研究院院长,中国建筑装饰协会设计委员会副会长,中国饭店协会装修设计委员会专家委员,中国房地产协会商业地产研究会研究员,澳门国际设计联合会副会长,浙江省创意设计协会副会长。

谢天,艺术家、设计师,杭州一直建筑设计事务所合伙人兼设计总监,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学院国艺城市设计研究院院长,中国建筑装饰协会设计委员会副会长,中国饭店协会装修设计委员会专家委员,中国房地产协会商业地产研究会研究员,澳门国际设计联合会副会长,浙江省创意设计协会副会长。

曾获2014(首届)中国设计年度人物,2014中国室内设计封面人物,G20杭州峰会主要场馆总设计师,2018年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国宴厅总设计师。

代表作品:

杭州西湖国宾馆1号楼、杭州西湖柳莺里酒店、杭州大华饭店、杭州新新饭店、杭州黄郛别墅、杭州西湖明月楼、杭州香积寺、上海中信五牛城、上海世博中心、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北京寰岛博雅大酒店、北京文博大厦、北京电大出版社、艾力枫社高尔夫酒店、廊坊新绎贵宾楼酒店、连云港花果山大酒店、连云港北崮山庄、张家口国际大酒店、无锡君来世尊酒店、杭州联合银行大厦、杭州亚厦总部大楼大堂与会所、义乌农商银行大厦、杭州留庄、新昌玫瑰园、杭州惠品臻(私人)会所、新奥高尔夫球会所、杭州卡森红酒庄园、杭州上林苑会所、杭州西湖文化广场观光会所、宁波荣安府、三亚高福小镇会所、2016杭州G20峰会主要场馆及艺术品陈设设计、2018年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国宴厅主设计等。

谢天

编者按:

2020年以来发生了许多事情,现实世界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思考。家的意义是什么?人类应该如何与自然相处?人类的未来会走向哪里?......作为对社会变化有着强烈感知的设计师们,肯定有着独特的思考。为此,我们采访了设计师谢天。

“设计不应该以人为本,而是要与自然和谐共处。”在采访中这样说道。这反而出乎我们的意料。因为我们似乎一直以来都在强调“以人为本”,文艺复兴甚至提出:人是万物的尺度。

但谢天认为,我们往往忽视了“自然的尺度”,只有将人类与自然两个标准都考虑进去,设计才是成立的,真正可持续的。

此外他提到了对“新技术”的态度,“很多设计方案的实现是需要通过新技术来达到的,包括在美学上的突破。”但是新技术给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需要警惕被它所限制和约束,我们应该去做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享受生活。“大家都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对待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到以平常心去对待,就不会被技术所限制和约束。”

从业27年来,设计早成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能将自己的职业变为生活方式,这是一件幸运的事,他说:“1993年至2000年,设计是我的生存方式;2000年至2008年,设计是我的思考方式;2008年至今,设计则是我的生活方式。”

平日里他经常会研习书法,在笔墨之间参悟中国的传统文化与哲学观,也将这些思考带入自己的设计之中。 佛家有句话,“禅定而后动,生活即修行”。这似乎正是谢天设计人生的真实写照。

002.JPG

▲谢天在第58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现场

我们拥抱技术,但它不该成为人类的限制和约束

今日家具:在去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创作了一件作品《修墙——客观世界2019》,您说我们每个人都会面临无数的“墙”,在您看来这个墙具体指什么?作为一名设计师,您认为能够做些什么去引导人们打破它、走出它?

谢天:这堵墙简单来说就是一种“技术区隔”。在信息社会的今天,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变得越来越便捷,但也越来越被技术所区隔,人们都被渐渐符号化与碎片化了。

就像是《修墙——客观世界2019》作品中所表达的一样,每一根竹棒上面,我都用毛笔写上了从0到9的阿拉伯数字,这是全世界的人都能看懂的一种符号,这些冰冷的数字代表着的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是每个人的标志和代码。关于如何去打破它,我认为大家都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对待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到以平常心去对待,就不会被这堵墙所限制和约束。

008.JPG

014.JPG

▲第58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作品 《修墙》

今日家具:2020年充满着无数不确定性,人们的生活和思考问题的方式,或多或少都发生了转变,有些甚至是颠覆性的。在这期间您有哪些新的思考?这对您的设计理念有没有什么启发?

谢天:以前我们讲“人定胜天”,但现在我们越来越意识到了自己的渺小,特别是在这次疫情期间,各个国家都发生了很多历史性的事件,我们对于当下自己的生活或多或少也会有些新的审视。

作为一名设计师,我在思考设计中常常出现的一个词“以人为本”,我认为设计不应该以人类为优先,而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因为地球是一个整体,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人类都不能够独善其身。

“新技术”将在未来设计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今日家具:从1993年开始,您在设计圈已经扎根了27个年头,您认为这些年中国设计师的设计观念发生了哪些变化?未来又将会如何衍变?

谢天:这几十年设计的发展也是室内设计走向大众的一个过程。从整体而言,室内设计在人民群众中应该是从无到有,从有到好,从好到精的过程。从设计观念而言,是从界面到空间,从符号到风格,从造型形式到氛围体验的转变。

未来将会如何变化,我认为首先是业主要求、品味的提高导致产业分工的细化,设计的专业性变得更为重要。

其二,技术将占有越来越重要的位置,因为很多设计方案的实现是需要通过新技术来达到的,包括在美学上的突破。

第三,在文化性与商业性方面,往往会通过某种娱乐性的方式表达和展现出来,也就是更为强调人们的体验感。

005

008

▲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延伸阅读:对话杜柏均: 三十年深耕设计,疫情从来不是寒冬借口!

今日家具:您认为科技的发展对于建筑行业、设计师产生了哪些影响?

谢天:新技术带来新的造型、风格、审美和时尚。从包豪斯学派到扎哈·哈迪德,他们的作品都是建立在技术发展的基础之上。从消费社会的角度来讲,新技术也带来了新的时尚与体验,新的崇拜与模仿,以及新的利润。

今日家具:您曾说科技的发展让人们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和约束,您是否向往没有一切科技设备,“返璞归真”的生活?您眼中的理想社会是怎么样的场景?如果让您自由地建造一个“世外桃源”,您会如何选址和规划?

谢天:向往是一种对彼岸的审视,也是一种对现状的短暂逃离。我当然会向往“返璞归真”的生活,但不是绝对没有科技设备,而是不被其限制和约束。

我的理想社会应该像一个“大公园”那样,人人都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不是只有一条跑道,人人争先恐后地往一个方向跑。

关于“世外桃源”,我可能会选在我的家乡附近,像海子诗里面所描绘的那样:“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每个空间都需要设计师去综合与平衡,不能够一概而论

今日家具:您做过许多不同类型的项目,从医院、酒吧、机场、图书馆、酒店、住宅、寺庙等应有尽有。您认为在设计不同的空间时,应该如何找准适合它的“设计定位”?

谢天:这是一个“设计方法学”的问题,涉及到的因素有很多,因为设计定位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是多种因素相互影响、制约的结果。

简单来说,功能、审美、造价、工期、心理需求、价值追求这几个是主要因素,需要设计师去综合与平衡。

今日家具:在设计一个完整的大型室内空间时,您会如何划分它的室内布局以及设计一个合理的动线?如何让不同空间内的质感、材质等有更好的承接?

谢天:一个空间的划分同样有很多因素,其中“功能”是核心,也是主要原则。大空间往往是通过“界面”划分,小空间可能是通过“家具或设施”划分。如何让不同空间内的质感、材质等有更好的承接是一个处理手法的问题,考验设计师的细节能力,视具体情况而定,不能一概而论。

004

▲西湖明月楼

艺术思维驱动设计创新

今日家具:近两年您一直在研究“艺术思维驱动设计创新”的问题,您对于这个问题有哪些感悟?

谢天:艺术思维不该受技术条件的制约,它应该是跳跃式的。设计师往往会受到工程经验的影响而制约了自己对设计的创新能力,于是从艺术思维来驱动设计创新或许可以成为设计创新的一种有效来源。

今日家具:在日常工作中,您会如何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在您心中有哪些艺术或设计领域的“标杆性人物”或事件?

谢天:对我来说游学、书法、与不同专业的人论道,都可以获得一些艺术上的修养。

我比较喜欢赖内·马利亚·里尔克(奥地利诗人,代表作《生活与诗歌》)的诗,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波普艺术的倡导者和领袖)的作品,邓石如(清代篆刻家、书法家)的字。

设计领域对雅克·赫尔佐格(Jacques Herzog,北京国家体育场“鸟巢”的设计者)、崔恺(建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代表作《北京奥林匹克公园3号院》)的作品比较感兴趣。

今日家具:您在书法上有很深的造诣,您在创作书法的时候大多是一个什么状态?书法对于您来说有着什么意义?

谢天:书法对我来说是一种游戏,我在其中能得到一种愉悦,也是一种滋养,它可以帮助我了解中国传统文化与哲学观。书法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就像设计一样,但更自由,更随心所欲。

今日家具:从今年9月份开始,您即将带着自己的版画作品在国内举办巡展活动,能否给我们剧透一下这些作品的创作历程和心理动态?其中哪件作品令您印象最为深刻?

谢天:这些作品都是近年来对生活的感悟,另一方面也在尝试从不同的视角,不同的形式去表现这些想法。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都喜欢,没有分别心。

走的远比走得快更重要

今日家具:您既是设计师也是教师,在教授学生时您更为注重培养学生哪些方面的能力?

谢天:首先应该是“勤奋刻苦”的精神,其次是学习方法,如资料收集的能力,徒手表现的能力,空间想象能力,创意能力等。

今日家具:您认为从一名学生到一名优秀的设计师,中间要经历哪些必不可少的路程?这个路程可能需要多久?

谢天:需要经历设计方法的成熟,设计全产业链的掌握,设计资料的积累,表现形式的成熟,设计创意的成熟等等。

成长时间因人而异,也与环境有关,一个相对成熟的设计师,至少需要5~10年的时间。

今日家具:今年由于疫情影响,许多学校的毕业典礼都采用了“云毕业”的方式,包括有些学生的毕业展也放到了线上,在您看来这个形式与往年相比,对学生提出了哪些新的挑战?又有哪些积极意义?

谢天:对学生的形式表现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尤其是在视觉形式上,从以往的用图像表达设计结果深入到还需要用图像表达设计过程以及过程演绎。

但这也有好处,它与整个世界图像化的进程是一致的。

今日家具:当下正值毕业季,对这届即将踏入设计行业的毕业生,您对他们有哪些嘱咐和期望?

谢天:万丈高楼平地起,现在做的每一件事都决定了以后能够走多远,并且要记住“走的远比走得快更重要”。勤奋是最简单的,也是最难的。

005

【一句话问答】

Q:最近在写的书法内容?

A:新书法创作、佛经。

Q:喜欢看哪一类型的电影?

A:历史类。

Q:喜欢吃的一道菜?

A:干烧黄鱼。

Q:设计灵感大都源于什么?

A:生活的感悟。

Q:最想穿越回的朝代?

A:宋朝。

Q:最喜欢的一把椅子?

A:圈椅。

Q:时常鼓励团队或学生的一句话?

A:勤奋是最便宜的。

版权声明:今日家具网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和链接地址。未经许可请勿随意删改文字, 随意删改本站内容,今日家具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