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杜柏均: 三十年深耕设计,疫情从来不是寒冬借口!

导读:
杜柏均,2016-2018心+设计学社会长,上海柏仁装饰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中国室内装饰协会理事,中国室内装饰协会设计专业委员会委员。
杜柏均,2016-2018心+设计学社会长,上海柏仁装饰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中国室内装饰协会理事,中国室内装饰协会设计专业委员会委员。

从业30年来,一直秉持着将生活哲学融入个人设计的理念,作品透露着丰富的人文主义精神。并受邀北京清华大学研修讲师,并屡次受邀各类设计大赛评委及专业论坛演讲。

自2004年来上海创办之后,十多年来均由杜柏均亲自带领,先后为各大地产集团、品牌合作了许多设计项目,并获得德國、美国、英国、意大利、法国、北美等国际大奖,亦是胡润百富榜上最受青睐华人设计师之一……

其中,受邀2016年意大利米兰国际三年展-冥想空间.庄周梦蝶,其作品拍卖公益善款捐赠给偏远小学作为美术教育基金。作品出版:豪宅盛世、豪宅盛宴.国际风格别墅二、诠释新古典三、HEART + DESIGN LEAGUE、初心与传承、未竟之地等。

杜柏均

近期获奖选取:

2020 德国 IF DESIGN AWARD国际设计大奖;2019 美国 INTERIOR -best of best DESIGN AWARD国际设计大奖;2019 德国 GERMAN DESIGN AWARD国际设计大奖;

2019 德国 BERLIN DESIGN AWARD国际设计大奖;2019 德国 ICONIC DESIGN AWARD国际设计大奖;2019 英国 LONDON DESIGN AWARDS 国际设计大奖;2019 美国 NEW YORK DESIGN AWARDS国际设计大奖;2019 意大利 A’DESIGN AWARD 国际设计大奖;2019 澳大利亚 SYDNEY DESING AWARD 国际设计大奖;2019 澳大利亞MELBOURNE DESIGN AWARD 国际设计大奖;2019 加拿大 GDP DESIGN AWARD 国际设计大奖。

作为中国室内设计的领军人物,杜柏均老师一直以来都是儒雅的代名词,在他手下诞生的经典楼盘更是不计其数,深受市场的追捧和喜爱,据老师的话说,他们设计的楼盘往往都能够以高出隔壁楼盘五成以上的售价售出,这或许就是设计大师的魅力!

而大师的身边总是有一群同样优秀的设计师心+设计学社每年都会举办各种各样的有趣的活动和论坛,以“冥想系列”为主题,将中国设计带到世界各地,成为中国设计展示给世界的一个美丽的窗口。

本期设计说,今日家具将对话杜柏均,呈现他对于精装房市场、家具设计的思考和对于2020年这样特殊一年的计划与期待。

002

006
ANXIN 安信展厅

今日家具对话杜柏均

时代瞬息万变,设计需要贴近市场

今日家具:从业近三十年来,您设计了无数经典作品,被誉为“后现代主义的空间魔术师”,您如何理解这个称号?

杜柏均:“后现代主义的空间魔术师”这个称谓实在不敢当,我们只是根据业主的目标,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案。之后在业主的支持之下,我们将每个空间设计出它最适当的方式,去适应这个当下的环境与时空背景。所以名词的定义,我个人都不那么在意。不过被认可总还是一件好事情,所以也谢谢大家的关爱。

今日家具:您于2004年在上海创办了柏仁国际联合设计,带领团队设计了无数经典的样板房,对于样板房设计您有哪些心得?

杜柏均:早期的房地产市场,因为需求从无到有,从农村到都市,从解决温饱问题到品位的升级,一连串不同的时空背景,对样板房都有不一样的要求。

我们国内的房地产在这短短的30年来进步非常神速,尤其是近十年,现在整个建筑、景观到环境规划,甚至很多都市空间都已经超越了先进国家的城市规划,身为这个行业的其中一份子,也刚好恭逢其时,深感与有荣焉。

今日家具:您认为这十几年间,国内市场的样板房风格发生了哪些变化?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转变?

杜柏均:从2003年接触到上海浦东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开始,我们慢慢带进了现代简约的设计风格,但是业主及甲方都不能接受。很多业主都跟我说道,我刚从一个水泥房子里面搬出来,你让我再搬到另外一个水泥房子里面,他们是不能接受的。后来我们调整了我们的设计风格,转为了美式风格的设计,很快就引起了当时开发商的青睐,当然这也表明了当时消费者的喜好,因此我们的楼盘往往都能够以高出隔壁楼盘五成以上的售价售出。

直到2008年,国家40000亿的刺激消费,我们这种美式简欧或欧式的风格已经不能满足人们当下的消费需求,所以一个“新装饰主义风格”就起来了。那时人们普遍强调的是材质的精致高贵,但这种抢人眼球的设计理念是我不能接受的,所以我们当时业务也受到一定的影响。之后接触甲方渐渐地了解到这个需求之后,也能够认知甲方当时需要的是财富的外显,设计师虽然要有一定的坚持,但毕竟还是要贴近市场,因此后来也不排斥做这样的项目,我们尽量把它做到很有气质。

到了2014、2015年,我开始与甲方提倡回归设计的本质,开始对生态环境有一些关注,强调永续设计、去繁反简、材质简单,运用工艺与细节的设计方式回归到现代主义道路上。也是从这时候起,设计开始百家齐放,一直到现在,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期,让各种风格、各种需求都能够大鸣大放。

今日家具:除了设计师的身份,您还是一位优秀的企业家,之前您开过一堂名为“设计背后的商业逻辑”的课程,深受大家喜爱。您认为设计应该如何与商业结合?

杜柏均:哈哈哈哈!我一直不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家,要同时做好企业家,又要同时做好设计师,这是一件人格分裂的事情,是每天必须要在理性跟感性之间纠结,除了少数天才,多数是做不到的,我自认为不是天才。

当时上海财经大学让我开这个课,其实是看见我做了几个比较成功的商业项目,我在做这种商业项目的时候,通常考虑的是:

如果我是甲方,这个钱是我来出,我会用什么样的方法去接近市场,定义目标客户?

我要达成什么样子的目标,解决客户什么问题?

我要如何把我的商品展现给消费者,扬长避短,将我自己的优势讲出来,然后根据成本及甲方的优势与条件选择设计的方向。

我解决的就是这几个问题,我觉得每个做商业空间的设计师都应该是这样子的想法吧!

002

003
versace展厅

延伸阅读:对话十二时慢曾强:打动生活,我们有的是时间

用哲学方式思考,完善思维逻辑

今日家具:在您的作品中处处透露着人文主义和哲学思考,您认为设计师应该从哪些方面来培养这些内在的思想逻辑?

杜柏均:我们毛主席说的:读书除了课本上的知识之外,上山下乡,是非常重要的。王阳明“知行合一”的理论也是,除了知道之外,重要的是要做到,我亦觉得如此。我的实践方式是观察,关心并关怀我们的社会上各种不同的社会现象,从贫富差距,从家庭关系,环境问题等等社会上的一些问题。

再从哲学的角度来思考,我们应该做什么,或我能做什么?比如环境,我们的经济发展是不是影响了我们地球母亲正常的生态循环系统?我们设计师能做的是思考能否节约材料来做设计。我们因为每天很努力工作,赚钱养家,造成我们的亲子关系是否疏远?我们设计能做的是思考设计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方式,可以增进家人间的互动;我们这代人在人际之间的关系,能否设计出一个更增进邻里关系的空间,好像以前的庙埕,弄堂或者是大院。

就像这次的疫情,我们以前一直觉得西方资本主义自由主义是先进的,但是现在我以身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一员而感到自豪且骄傲;以前你没有去关心,你就不会去想,其实真正做到关注、关心、关怀各个方面,你就很容易能够培养你所谓的人文主义及你自己的一套思维逻辑,而不是人云亦云。

今日家具:“环保健康”的理念是您一向推崇的观念,对行业材料浪费的现象,您认为设计师应该如何做?

杜柏均:首先我们要先去理解到底什么是环保,宏观的环保说是什么?微观的又说是什么?这个我们要先有一个战略上的认知。这个大家可以百度一下“环保”这个词的字义,再看一下文献。

简单来说,宏观的环保主义就是对于地球永续经营方式的多加运用,微观的环保主义是应用层级的问题,我们设计师能做的,或者是我现在能做的,就是选择对地球友善的材料,比如说是联合国认证过的人造林板材。更细小的角度来说,就是认识每一种材料的特性,用适当的材料表达你的设计方式,我们并不是真的在意你用这个材料是否环保,是否浪费,我们在意的是你用这个材料,对于这次的设计产生了什么样的意义?多认识材料的特性有助于达成适当选材的目地。

003

004
法国霍夫曼展厅

中国家具设计需要找准定位,不要好高骛远

今日家具:您如何看待家具和室内空间的关系?在家具的选择上,您比较偏向于哪种风格?

杜柏均:家具在住宅空间里面,其实是主角,它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很多的空间,是要先决定家具类型,再来去考虑天、地、墙面的材料选择,这样就不会重复设计。在家具的选择上,我没有偏向于哪种风格,只有因项目需求来决定,项目的空间较大,我们能选择的弹性就比较大,但是如果是小空间,我们会多选择功能性的家具,尽量达到一物多用,更注重的是实用功能,而不只是考虑美观。但从个人的喜好来讲,我会比较喜欢手工实木和现代主义的家具。

今日家具:近些年,中国涌现了许多原创家具设计师品牌,您认为中国目前的家具设计水平如何?

杜柏均:我觉得很棒,很多设计师都开始思考自己民族性的东西,所以非常的开心,也鼓励大家往这方面去发展。现在我们的家具工艺水平有很多也不比国外的差,当然平均水平还是有上升的空间,但在家具设计方面很多还是属于拿来主义,或者只是停留在对形体的追求,对于新材料以及材料的应用,我们还是有一大段要提升的空间。

我觉得家具设计这方面可以和国内的工业设计来学习,亲民价格的产品让普通老百姓都可以用得上,这是我们国内设计师可以入手的一个方向,先不要好高骛远,再慢慢地往上提升。

疫情是个加速剂,退潮才知道谁在裸泳

今日家具:“心+设计学社”是您与一群设计师朋友们共同成立的,每年都会有许多有趣的活动,比如去年把装置作品搬到了复活节岛,您认为在这过程中您收获了什么?今年会有些不一样的计划吗?

杜柏均:与一群好朋友有共同的理念与想法,这是很幸福的,大家自发地想要为中国设计做一点抛砖引玉的事情。我们设定了以“冥想系列”为主题,大家将自己的设计理念用装置艺术的方式呈现出来,用旅行将作品用最环保的方法带到世界各地与外国朋友交流。

这让每位成员都有很深刻的提升,不管在自己设计的想法,对社会的关怀,对环境的关心上,都有不同层次的突破。今年由于疫情的关系,所以有一些计划暂停实施,目前大家还在闭关中,等有进一步消息再跟大家分享。

今日家具:今年由于疫情影响,大部分展会都处于延期或者停办的状态,您认为这会对设计行业产生什么影响?

杜柏均:我觉得这个对设计没有影响,这是全世界的事情,就好像我们只是时钟暂停了一下,总是会重新开始再走,这正是我们慢下来好好思考的时机,未来我们到底能做什么?要做什么?我们能够给孩子们留下什么?闭关一下重新思考自己的未来。以前因为太忙了,我们很少去考虑这样的事情,这是老天爷给我们一个停下来思考仰望星辰的机会,当然行业从经济的角度肯定会影响很大。

今日家具:如今是线上直播的爆发期,设计行业也是如此,您如何看待设计师直播这件事?如果参与到直播中来,您认为这与平时做线下活动有哪些不同?

杜柏均:直播我觉得是一个存在即是合理的事情,设计师们或各行各业的人们利用直播来推广自己的设计或产品,我觉得这都没有不好,这属于营销方面的事情。但我觉得不要本末倒置,毕竟我们是设计师,重点还是做设计,如果只是想当网红,那当然就从明星的角度上去思考,我自己还是想静心的做设计。

今日家具:我们常把这几年低迷的市场比为“行业的寒冬”,而今年因为疫情的关系似乎是寒上加寒,您的公司有没有受到这股“寒流”的影响?如果有,准备了哪些应对措施来度过这个冬天?

杜柏均:我有一句玩笑话每年都会说“今年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大家会觉得有寒冬的感觉,是因为以前的形势实在太好了,全世界除了美国在70、80年代,日本在80、90年代有过这样热烈的行情之外,就中国的2000年之后才有这样蓬勃经济的发展。

然而,世界其他的各个国家和地区都已经经历过多次大大小小不同的经济循环,所以这个现象对于我们国内的设计师及家居行业来讲,可能只是刚好碰到经济下滑,我们公司当然也会受到这股寒流的影响。

如同我之前讲的2008年之后,有段时间我们的作品不符合特定市场的期待,后来就转变了自己的思路。所以抗寒能力的问题,每个人不一样,我可能是因为从业的时间比较久,比较有危机感,也就是大家说的保守。因经历过不同地区及时间的状况,所以在我看来这个现象很正常,唯一的办法就是练功,把自己的作品提升,这样即使最难的环境总会有人喜欢你的作品,这时候对你的影响自然就不大了,但是如果你的作品没有独特性,或者是跟人家都一样,自然被取代的几率就很高。

我常常在说我们国内的设计师有几百万人,那业主为什么要偏偏选你,只是比价格吗?大家可以好好思考这个问题,自然而然在极寒的环境下你都能够安然渡过。当然,现金流、应收账款等等这些问题,是属于公司运营上的层面,这个可能要另外开一个课题来谈。

今日家具: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您对于今年有哪些期望?在疫情过后,您认为设计行业会有哪些转变?

杜柏均:转眼五一假期又即将来了,感觉今年还没有开始,就即将过了一半,所以2020年确实是不平凡的一年。我希望我们设计行业在这个沉淀期都能够深深地将自己的作品打造好,家居建材业能将自己的产品认真做好,推出真正适合消费者需求的产品,加速淘汰一些浑水摸鱼的公司,就让他们在大浪淘沙下自然地褪去。

希望届时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正派、正能量的公司,投资界著名的大师沃伦·巴菲特,有一句名言“当退潮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感谢今日家具的采访,与大家共勉,大家加油!

002
法国霍夫曼展厅

【一句话问答】

Q:最近在看哪一类型的书?

A:论美国的民主,(法)托克维尔著。

Q:喜欢看哪一类型的电影?

A:军事&动画。

Q:喜欢吃的一道菜?

A:鸡腿饭(东池便当)。

Q:设计灵感大都源于什么?

A:万物万象,皆为我所用。

Q:平时没有工作时喜欢做什么?

A:旅行&阅读。

Q:最喜欢的一把椅子?

A:B&B UP-JUNIOR(我叫它米老鼠椅)。

Q:时常鼓励团队的一句话?

A:加油。

版权声明:今日家具网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和链接地址。未经许可请勿随意删改文字, 随意删改本站内容,今日家具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