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炜伦: 当每个人都急功近利时,就不会有好设计

导读:
张炜伦,CAC卡纳设计创办人暨首席执行设计官,多年来专注于建筑与空间场域设计,持续探究人与空间、建筑之间的体验与互动。
人物简介:

张炜伦,CAC卡纳设计创办人暨首席执行设计官,多年来专注于建筑与空间场域设计,持续探究人与空间、建筑之间的体验与互动。着重在设计比例配置、材质创新与融入新科技发展运用。同时贴合当代商业趋势需求,提供具体溢价解决方案,挖掘空间的永续潜力,致力打造“有机化空间”,使空间规划产生可持续的发展性。

从业以来积淀诸多国际团队跨国合作的专业经验,作品包括上海璞丽酒店、所见西溪度假酒店等备受行业瞩目的经典作品,曾获国际知名设计大奖——德国iF设计奖、加拿大GRANDS PRIX DU DESIGN、德国设计大奖(German Design Award)、亚太室内设计大奖等国际设计大奖,并荣膺“年度最佳50设计师”“杰出室内设计师”。

卡纳设计张炜伦
卡纳设计张炜伦

前言:

创办卡纳设计20年来, 张炜伦主导过无数个颇有影响力的设计作品,备受国内外设计圈的广泛关注,但本人却十分低调、神秘,似乎与大众视线始终保持距离。

事实上,极少接受媒体采访、鲜少亮相行业活动的张炜伦,几乎每天都沉浸在自己的设计创作里,有时候一大早去办公室工作,一抬头,夜幕已经降临。

最终本次采访在卡纳设计小伙伴“见缝插针式”的帮助下完成。时隔半年,终于聆听到设计师的精彩回答,在此深表谢意。

SAVOIR RESORT 所见西溪度假酒店外景

SAVOIR RESORT 所见西溪度假酒店
SAVOIR RESORT 所见西溪度假酒店

采访实录:

设计之路,只有热爱才是最好的老师

今日家具:您是如何走上“设计”的这条路?

张炜伦:我从小就学习绘画,对它很有兴趣。出于对绘画的热爱,大学选择了理科中偏艺术方向的建筑学。

家人很支持我的选择,他们从来不会限制我的发展,也没有给我什么束缚,走上设计这条路,更多是出于自己的兴趣和热爱。

SAVOIR RESORT 所见西溪度假酒店餐

SAVOIR RESORT 餐厅
SAVOIR RESORT 所见西溪度假酒店

今日家具:在学习设计的道路上,有没有对您影响深远的设计师?

张炜伦:路易斯·康、勒·柯布西耶,还有雷姆·库哈斯对我的影响都很大。在我的学生时代,库哈斯并不是一位很出名的设计师,也没有很多作品,但那时候我就觉得他的设计很好。他做建筑设计,也做室内设计,建筑与室内相辅相成,两者有很高的一致性,这样的设计思考也是我坚持的设计原则。

路易斯·康很善于把握空间光影、空间尺度、建筑体量之间的关系,在一些作品中,他用抽象手法,把建筑结构之美充分展现出来。柯布西耶比较注重室内室外的融合,注重人在空间中的体验感与互动感。

三位设计师除了有高超的空间尺度感,他们平面图的比例关系也把握得相当精准和成熟,在开窗面、光线方向、空间总体布局、软装的摆放、室内外的关系等方面,都进行了深入立体思考,比如空间怎样呈现画作?人应该在哪里?光线跟人坐的方位有什么关系?他们都从人的角度出发思考。

其实,建筑和室内并没有明确的分割线,很多建筑师同时也是室内设计师,甚至还是产品设计师。所以,建筑师在设计中会考量全局,建筑不会只是一个空壳。

SAVOIR RESORT 所见西溪度假酒店卧

SAVOIR RESORT 所见西溪度假酒店卧室
SAVOIR RESORT 所见西溪度假酒店

今日家具:刚开始进入工作时,台湾的设计市场环境如何?

张炜伦:我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末开始读建筑专业,那时候的台湾房地产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对新的建筑形态接受度较高,建筑专业有很多发展的机会。后来建筑市场发展日渐式微,室内设计日渐蓬勃,而且室内设计和绘画有很密切的关系。所以,我毕业后自然而然地从事建筑延伸至室内空间的一体化设计。

因为建筑专业出身,所以我对从空间机能的动线规划,到开窗面对于室内和光线的影响,以及对人与空间关系,都很在意。

所见西溪度假酒店
SAVOIR RESORT 所见西溪度假酒店  

创立卡纳20年,自我实现、不断突破

今日家具:您从1999年创立“CAC卡纳”以来,到如今已有20年,当时您为什么想创立一个品牌?

张炜伦:其实创业前,我有很多思考:在大公司中,总有一些集体价值和框架要遵循,但是,我一直在想,设计就只能这样了吗?我想要对设计有不同的诠释,去追寻一些自我价值,所以选择了打造自己的设计品牌。

创业20年,卡纳设计已拥有上百人的专业设计团队,期间,我们曾联手国际大师Jaya Ipahim打造了璞丽酒店,一直被认为是奢华酒店的经典之作;我们曾与安缦法云的酒店建筑师郑捷,携手推出了所见西溪度假酒店,成为旧居升级现代人居的典型案例……在新中式还未普及时,卡纳设计已成为新中式的引领者;在新时代,我们依然在不断探索和扩充设计的边界,创造更多可能性。

One Park Era江南壹号院 一角
One Park Era江南壹号院

今日家具:走在创业路上,您印象中最大的困难或挑战是什么?

张炜伦:2008年开始,全球陷于经济危机,那几年,卡纳设计也受大环境影响发展放缓。对我们来说,其实这次危机也是转机,我们终于有更多时间,来思考未来的发展方向,搬进更大的办公室,进一步扩大公司规模,邀请更多专业人才加入。公司汇聚的优秀设计人才,都是不少于5年经验的资深员工,卡纳设计很看重设计经验,因为经验可以减少图纸空间与实际空间之间的误差,有经验的设计师,可以将这个差距减小为零。

得益于这次扩张,在此之后,我们能够有选择性的承接更多的项目,与更加重量级的国内外知名建筑公司合作。

One Park Era江南壹号院 大堂

One Park Era江南壹号院 大
One Park Era江南壹号院 

今日家具:20年来,卡纳设计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变化?如何定义它?

张炜伦:应该说,卡纳设计的发展越来越多元化了,除了上海的总部,我们还在新竹、台中、新加坡等地开设分公司,参与到多元文化背景的国际设计当中。我们也有长三角最大的仓储式装饰艺术品直营展厅BE Concept,国内很多一线知名设计师都曾在这里挑选艺术饰品,寻找设计灵感。

我们也有高科技公司,这带给卡纳设计更广的设计思路,比如,用AI、MR高科技做儿童游戏区互动体验。

未来,我们希望卡纳设计更加多元化,比如经营咖啡店或者艺廊等等。可以说卡纳设计是一个有很多发展可能性的设计团队,拥有很强的创造力和创新性,其实,越是创新力强的公司,越是难于被定义的,因为一旦被定义就无法创新了。

延伸阅读:对话凌子达:设计大师的养成之路

One Park Era江南壹号院 大堂局部
One Park Era江南壹号院

今日家具:卡纳设计屡获世界知名大奖,包括德国iF设计大奖(iF Design Award)、德国设计大奖(German Design Award)、加拿大GRANDS PRIX DU DESIGN、A’Design Award、亚洲室内设计大奖等奖项,为什么卡纳设计的作品屡屡受到大奖青睐?

张炜伦:感谢一系列国际大奖给予卡纳设计的肯定,这也显示出我们有足够强大的作品竞争力。

这一方面得益于我们有一群建筑、室内和环境艺术设计专业出身的设计团队,曾完成大量有深度思考价值的设计作品,拥用丰富的实践经验,这是专业人才和技能优势。另一方面每一个设计项目,我们都与客户充分沟通,为客户提供专业的设计方案,尽职尽责,尽心尽力,这是沟通与态度优势;卡纳设计已在新加坡成功上市,作为为数不多的纯设计上市公司,这也是我们打造具有竞争力作品的优势之一。

One Park Era江南壹号院

设计灵感是基于逻辑思维的合理想象

今日家具:您平时的设计灵感主要源于什么?灵感与设计之间的转化您是如何完成的?

张炜伦:设计需要灵感,但灵感不是灵光乍现,而是基于逻辑思维的合理想象,是一种思考原型。我觉得旅行和参观艺展,都是很好的获取灵感的方式。

旅行是为了切身体验不同空间,置身其中会有更强场景感、画面感,以及启发感,可以捕捉平面图流失的很多信息。参观艺展可以近距离接触优秀的艺术品,艺术家在推敲艺术品时,本身就有很多思考,他采用的技巧、色彩和材质,也会触动观众思考,成为一种思考的原型。有时候看到一件艺术品,我就会思考,它可以做成什么样的家具或者空间,换成不同的比例或者材质,会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但是,空间不能照搬和复刻,在不同的环境下,不同的色彩或者比例,空间呈现的状态就截然不同,需要因地制宜。有一次,我在瑞士科莫湖(Lago Como)边的一个餐厅吃饭,餐厅地面用了一种很像水面的石材,把湖水的美感延伸到室内。后来,我带着类似的感觉,参与同样位于水边的江南壹号院的设计,采用一种颜色很深的亮面石材铺地板,达到一种水漫延到室内的效果,这是我们从未尝试过的。

还有季裕棠和绪方慎一郎联手打造的Hyatt集团旗下的东京安达仕酒店(Andaz Tokyo Toranomon Hills)。迎宾大厅没有常规意义上的制式前台,而是以充满设计感、提供人性化服务的休息区取代,宾客可以一边办理入住,一边享用茶点饮品。这里的工作人员着装比较平易近人,因为他要和宾客互动,拉近距离。设计师不但打造空间,也为酒店创造出一种新的运营方式,这也是一种思考的原型。

One Park Era江南壹号院 接待

今日家具:您喜欢哪一种设计方式?

张炜伦:基于以往的训练,我常以现代的设计手法做设计,其实我所有的设计,都以这种方式为主轴,它并不会排斥空间的属性和方向。

比如,早期我们做了璞丽酒店的室内设计,是新中式的经典作品。其实它主体的设计手法、空间比例、线条、风格与调性都是很现代的,是现代语境下的新中式体现。

今日家具:在设计中,您有没有一些自己比较偏爱的原材料?

张炜伦:我比较喜欢用自然属性的材料,比如实木、水磨石之类。自然属性的材质比较耐看,而且经得起时间考验,使用越久越漂亮、越有生命力。但是人工制作的材料,用旧了就真的旧了,只能换掉。

在材料选择中,我很关注材质本身有没有时代感,也会关注不同光线下的呈现状态。通常,我选材料时,要白天选一遍,晚上再选一遍,希望它在每一个时间节点都显得完美。

今日家具:对您来说,设计是什么?设计和艺术之间有哪些区别?

张炜伦:我觉得,广义上的设计,是反映社会状况的具象事物。狭义上的设计,是感性和理性的综合体,感性体现在美感、品味、涵养等等偏艺术的范畴;理性体现在客户的具体需求、造价、材质、功能等等方面,在设计中占有很大比例。

设计和艺术的区别其实有很多,比如设计圈常说的,“设计解决问题,艺术创造问题”,“设计与钱关系紧密,艺术最好别染上铜臭气”。在我看来,两者的差别还有,艺术品是艺术家以自我为出发点,创造出作品,然后找到有共鸣的买家;设计师以客户为出发点,与他充分沟通后,再帮他量身打造设计,两者的商业模式很不一样。

One Park Era江南壹号院 沙发
One Park Era江南壹号院

今日家具:您认为什么是好的设计?什么又是好的设计师?

张炜伦:一个好的设计,要可以看出设计师的着力点在哪里,不管以什么形式呈现,你都可以看到他的思考。如果一个设计师,能在项目中贯彻他的设计理念,实现他最初的想法和思考,就容易让观众感动或产生共鸣。好的设计,也会呈现空间一致性,用相同或者类似的表现形式,不同的比例,精准拿捏其中的平衡。

一个好的设计师,要有自己的主体想法,在与客户充分沟通之后,用专业技能,为其量身打造符合需求的设计方案,最合适的方案,往往一两个就够了。设计师不是执行者或者梦想家,而是为客户解决实际问题。一个好的设计师,也会反向思考,为每一个设计细节增添一份可能性,做出不一样的设计。

One Park Era江南壹号院 黑白
One Park Era江南壹号院

我并未刻意回避公众场合,只是不愿疏离设计的本质

今日家具:卡纳设计在养老设计领域深耕,提供了一系列老龄化社会的设计解决方案。在这方面,卡纳设计有怎样的规划?为何重视这一领域?

张炜伦:一方面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养老设计是社会需求;另一方面,这个时代的老人需要关怀,我们想用自身擅长的设计,给予老人温暖。

为了给老年群体设计出更便捷、更舒适的生活空间,我们进行了大量观察和访谈,体验他们经历的种种不便,并在后续的设计中,解决这些问题。养老设计并不是炫技和生意,它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为便捷老年的生活而努力。这些设计可能会改变一个老人的生活,也可能会引领一个时代。小到个人,大到社会,我们都是养老设计的受益者。

今日家具:在所见西溪酒店,采用了“隐世精神”为主轴,这种精神是否也体现在您身上?因为即使您的作品备受关注,您也很少在公共场合亮相,外界总觉得您很低调神秘。

张炜伦:我并不是刻意回避公众场合。有位作家说过,当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急功近利的时候,就不会有好的文学,我觉得也不会有好的设计。所以,我想潜心做设计,将注意力和目光都投掷在设计上,通过设计给世界留下一些被后人推崇的“痕迹”。

我不想疏离设计的本质,想花更多时间去关注和思考设计。设计对我来说,不但是工作,也是我面向世界的表达方式。

专注于设计探索,可以让我保持好的工作状态,我不觉得做“少数主义”是一件坏事,往往很多对世界有深远影响力的事件或者作品,都是由少数主义做出来的。“只有从特殊的‘自己’出发,才能与他人产生真正的共鸣。从特殊性出发,才能引起普遍性的共鸣。”这是日本设计教父黑川雅之说的,我很赞同。

One Park Era江南壹号院 大厅
One Park Era江南壹号院

【一句话问答】

Q:用几个词描述一下CAC卡纳设计?

A:多元、创新、创造力、影响力。

Q:怎么评价现在的设计大环境?

A:有很多机会,但是,走得太快。

Q:如何规划未来生活?

A:希望未来可以旅居在世界不同的地方,都有一段生活体验的时间。

后记:

在采访中,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张炜伦老师身上对设计的“绝对专注力”,排开一切外部干扰,在自己的领域内深耕创作,只愿给世界留下一些被后人推崇的“痕迹”,我想这也是卡纳在业界备受尊敬的原因。

卡纳设计从1999年创立至今整整20年,这棵大树早已郁郁葱葱、遍地开花,期待卡纳下一个20年能为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和感动。

版权声明:今日家具网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和链接地址。未经许可请勿随意删改文字, 随意删改本站内容,今日家具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